图片 1

姓名:杨洪涛 工作单位:

不过,如何找到合适的叙事方式,这也是体育电影一直面临的难题。杨洪涛给出了自己的看法:赛事和故事要有机结合,既不能喧宾夺主,也不能平铺直叙。让叙事呈现复调式结构,是体育电影的制胜之道。如果把赛事当作唯一叙事动力,虚构的赛事远不及真实的体育比赛能够吸引观众。反之,如果把赛事之外的故事作为叙事主力,则容易偏离体育电影应有的竞技主题。“这就需要在故事和赛事两方面都拿捏得当。”

        以第三人称的旁白进入故事,依照时间线平铺直叙,横跨女儿成长的童年和青年。从被迫接受训练到积极投入、从叛逆性的反抗到理解后的认同,社会制度的辛辣呈露、父女关系的起伏设置,在极简的叙事表达中暗涌着浓郁内敛的情感和对命运、体制执着的抗争,直抵人心。从剧作层面看,“女儿苦养,替父圆梦”的故事开端其实已可推测后续的励志型发展;赛场频现以弱胜强、反败为胜、愈挫愈勇的预料设定,结尾部分带有“最后一分钟营救”性的成功逆转等等,无不充斥着主流类型片惯用的套路伎俩,无奇绝的叙事编织,亦无新鲜的艺术触角。然而,基于真实人物事迹的改编、基于对父亲良苦用心的认同、对女儿艰辛付出的支持、以及对人物社会处境的同情,所谓“套路化”的情节编排在情感的联结和支撑下变得合乎情理的自然,所谓“了无新意”的艺术表达使古老的歌舞传统与严肃的教育、竞赛碰生火花,其非但没有令人产生跳脱的反感,反而令观众投入其中,与人物同悲同喜、同损同荣。

体育电影有着强劲的叙事动力和戏剧张力。训练中的汗水与泪水,生活中的无奈与艰辛,比赛过程、胜负输赢所产生的悬念感和紧张度都能够不断强化故事张力,持续锁定观众的目光。《摔跤吧!爸爸》里那位怀揣冠军梦的父亲,克服经济上的困顿和周围异样的目光,经过持之以恒的刻苦训练,终于让两个女儿赢得了金牌。此外,体育电影还诠释了竞技体育与生俱来的狂欢与围观的快感。足球场上,看台上纵情欢呼的人群与赛场上奋力厮杀的球员相互呼应、相映成趣。拳击比赛中,拳坛上的选手、场边的教练和看台上的观众都同样挥舞着拳头。可以说,竞技体育是一场场颇具象征性和仪式感的万众行为艺术,是人类释放生命本能、回归娱乐天性的最佳载体。

杨洪涛认为,《一个人的奥林匹克》《黑眼睛》《隐形的翅膀》等电影通过赛事来解构叙事线索,通过人物命运的起伏来观照社会、时代和人性,把体育竞技与重大社会命题绑在一起,实现了主题的升华。

图片 2

(作者:杨洪涛,系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副教授)

□李婷 本报记者 杨琳

图片 3

《胜利大逃亡》借助足球比赛讲述二战当中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光荣之路》在篮球之外着重讲述黑人球员面临的种族歧视问题。《摔跤吧!爸爸》借助女子摔跤运动提出对印度女性地位和体育机制的质疑。《百万美元宝贝》用冷峻的笔触诠释了人性中的光明与晦暗。优秀的体育电影,都在用体育精神重新定义平凡与伟大。体育电影时常把比赛双方设置成二元对立的人物关系。拥有主角光环的一方,往往是公平、正义、人性之善的体育道德的代言人。而对手一方则大多有着有损于体育精神的人格缺点或道德瑕疵。主角往往是人物性格、内心世界异常丰富的圆形人物,而对手一方则多为符号化、脸谱化的扁平人物。体育电影试图通过体育精神去观照社会问题和人性真相。

然而,摔跤毕竟是小众运动项目,要想让全世界的观众都接受,必须要有“过硬”的故事作为支撑。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副教授杨洪涛认为,《摔跤吧!爸爸》将个人尊严与国家荣誉结合得很巧妙,“我们的体育电影经常用悲情的叙事方式呈现。印度电影在歌舞片中,注入幽默感,把悲情主义给化解了,让人会心一笑,而且它从父亲的视角出发,更能让受众产生共鸣。”

        作为一部体育题材的影片,赛场上的竞技较量在镜头的写实捕捉和明快剪辑中,得到“奇观性”的酣畅展示,扣人心弦的节奏把握、真实饱满的力道演绎,极富震撼的观赏性,给人强烈的临场感和代入感。以父亲为代表的传统力量与现存体制的较量、女性个体命运的把握与“男尊女卑”社会现实的抗衡、民族自由独立与殖民压制统治的斗争等一系列对抗性的严肃议题,与紧张激烈的竞技搏斗在主题表达和视效呈现上形成有意味的对照,多元却具相似性的立意诉求通过“暴力”形式的展示最终获得宣泄性的畅快表达,“赏心悦目”又倍感振奋。

美学家伊格尔顿认为:“美学是作为有关身体的语言而诞生的”。的确,我们在看世界杯时观众们尤其是女性观众,总是能被球星们强健的肌肉和英俊的相貌所俘获。而艺术体操、沙滩排球等运动项目又吸引了众多男性体育迷的目光。

电影《摔跤吧!爸爸》根据印度著名摔跤手马哈维亚·辛格·珀尕的真实事迹改编。影片不仅让观众看到摔跤运动的热血场面,也让人看到竞技体育背后的人文关怀:两位印度女孩儿在小村庄长大,她们如果没有过人的“一技之长”,只有像朋友一样不到14岁就嫁为人妇,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等待她们的将会是无穷无尽的家务杂活。为了让女儿能够主宰自己的人生,父亲冒着不被理解的风险训练女儿,这也是对印度女性生存现状的反思。

图片 4

早些年,以《女篮五号》《水上春秋》《沙鸥》为代表的早期国产体育电影,大都以为国争光、民族荣耀作为重要的叙事母题,承担了许多或沉重或悲壮的家国情怀,而较少关注运动员的个体意愿和人生选择。进入21世纪以来,体育电影在叙事表达上有所转变,《买买提的2008》《女足九号》等作品,更多的凸显了以人为本的运动理念,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国家强盛、文化自信的积极表现。在华语电影里,《翻滚吧,阿信》《破风》等影片则能够卸下国家荣誉、民族复兴等重大使命,聚焦于个人荣耀的争取。

提起《灌篮高手》《网球王子》《百万美元宝贝》这些耳熟能详的体育影视作品,许多观众都不陌生。而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当我在谈跑步时我在谈些什么》和三浦紫苑的《强风吹拂》等作品,也让跑步这一项“单线条”的运动在字里行间熠熠生辉。这次《摔跤吧!爸爸》成为“爆款”,也让我们看到,体育电影出精品,也是有极大潜力的。

从影史经典《流浪者》、《大篷车》,到近年的《三傻大闹宝莱坞》、《我的个神啊》,再到今天的《摔跤吧!爸爸》,载歌载舞的印度电影始终固执地坚守民族风格的类型化创作,“陈旧俗套”的艺术形式,却不断刷新我们的观感,给予我们轻松的欢愉和感动,也不乏尖锐深刻的思考和震惊。《摔跤吧!爸爸》即是又一惊叹之作,口碑一边倒的力赞、票房厚积薄发持续上扬,已然成为令人迫切参与体验和探讨的文化现象。

在世界范围内,体育电影有着独特的审美价值。体育电影是现实主义、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集合体。在主题呈现层面,既要观照现实生活中运动员充满世俗情态和烟火气息的生存境况,又要深入洞察竞技体育本身的发展状况和价值所在。在情节铺陈层面,既要符合竞技体育的竞技规则和运动规律,又要在力与美的持续冲刺中高扬理想主义的旗帜。在镜头剪辑层面,既要在动态与静态之间展现运动员心理与生理的淬火重生,又要捕捉更高、更快、更强的唯美而写意的浪漫瞬间。

体育电影少“爆款”需强化“工匠精神”

        乍看影片题材、叙事、主题、演员,似乎皆无让人兴奋的亮点,偏冷的有关体育人的故事、简单的甚至套路化的叙述、传统而驳杂的立意诉求、代替俊男美女的肌肉搏斗,然而正是不被市场看好的这一系列元素,合理交互组织却生发催泪、励志、引人深思的奇特魅力。

2、赛场是圣殿、比赛是洗礼、胜利是信仰

“不仅是体育电影,当今影视圈可能最缺的就是‘工匠精神’。”杨洪涛认为,如果去演一个运动员,你没有运动员的肤色体魄、行为举止,观众哪里会认同?“阿米尔·汗的演技是不着痕迹的,让观众忘却了明星的光环,完全把他视为一个摔跤手的父亲。”

        体育题材故事历来为主流类型电影所忽视,世界影史虽有《愤怒的公牛》、《洛奇》、《百万美元宝贝》等经典,但总量仍屈指可数。反观同类国产影片,除《体育皇后》、《女篮五号》、《沙鸥》等影史佳作,近年来优质且具影响力的体育类影片付之阙如。从视效呈现角度而言,追求“更快、更高、更强”的竞技体育其实更富冲突性、刺激性的观赏感,无论现场搏斗还是背后训练往往都具自然吸引力。然而,如何将体育竞技先天的观赏性融入电影,洞烛人物、捕捉生活、渗透情感的《摔跤吧!爸爸》,无疑为同类影片创作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范本。

体育电影表达了人类共通的生命理想和情感共识,它具备成为拥有广大受众基数的类型电影的市场基因,是兼具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的创作类型。1、现实主义、理想主义、浪漫主义的集合体今夏,世界杯的战火燃烧全球。罗纳尔多、梅西、内马尔等著名球星“组团”离去,由牙医、导演等组成的冰岛“非职业”球队

“国内的影视作品中,体育题材的电影较少,相对而言,对武术的关注较多。”郑拉格说,其实体育是很好的题材,有很多的正能量,能很好地教育年轻人,“希望更多的影视作品能关注到其它体育项目。”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马里昂巴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今夏,世界杯的战火燃烧全球。罗纳尔多、梅西、内马尔等著名球星“组团”离去,由牙医、导演等组成的冰岛“非职业”球队,世界杯变成欧洲杯等趣闻轶事,被演绎成各种段子火遍全球。在世界和平发展的全球化时代,奥林匹克运动成为国家之间综合实力的较量,而足球则被视为体育领域里的战争或史诗。在万众瞩目的沙场,作战双方分别派出十一员猛将,身披国家战袍、肩负民族希望,排兵布阵、并肩战斗,场下还有元帅、军师和兵员补给,他们用奋力拼杀来捍卫国家荣誉。体育运动的向心力和感染力,让置身其中的参与者及赛场内外的围观者,凝聚强大共识、表达集体意志、宣泄家国情怀。体育运动几乎是世界上唯一不用跨文化翻译的人类集体活动。

“就电影本身属性来讲,体育是运动的艺术,其动态美感的传达,非常适合电影的表现。”彭立认为,随着公众对体育产业的关注和热情逐年上升,总体上国产体育题材电影的前景是比较可观的。

如今,一大波电影人已经开始将目光瞄准国内体育电影。如今正在拍摄中的体育电影:讲述亚洲第一个网球单打大满贯冠军李娜故事的《李娜》;此外还有讲述新一代女排崛起故事的《中国女排》……国产体育电影逐渐开始形成一个类型,“体育+电影”将成为新的行业风口。

日前,印度宝莱坞电影《摔跤吧!爸爸》强势席卷社交网络,口碑“爆表”,在豆瓣的评分高达9.2分。其实在5月5日首映时,《摔跤吧!爸爸》排片占比仅为13.3%,相对同日首映的好莱坞大片《银河护卫队2》的44%排片占比而言,可以说“输在了起跑线”。随着该片上映后口碑不断积累,5月10日,该片上演“逆袭”,领跑单日票房,排片也因此逆势上扬。

在类型化的创作过程中,体育电影总是喜欢讲述底层人民或者失意人士的人生逆袭。从卑微弱小到遇见希望,再到陷入困境或自我怀疑,最终战胜对手赢得胜利。从叙事技巧来说,或许只有人生境遇跌落到地平线之下的人,才能够在生命能量华丽绽放的时刻迎来更加璀璨的光芒。《弱点》里无家可归的黑人男孩迈克尔,有着与他那庞大身躯极不相称的自卑与怯懦。《铁拳》里的比利原本是叱咤拳坛的轻量级拳王。然而,一场意外让他失去妻子,女儿的抚养权被剥夺,财产被抵押,一夜之间跌落人生谷底。在体育电影里,很多运动员在赛场下的人生都差强人意。他们或自卑或怯懦或彷徨,然而当他们踏入赛场的一刻,所有的不如意都化为比赛的动力,释放出光芒四射的生命能量。

让杨洪涛觉得难得的是,影片把印度男女不平等的现实,用一种非常正面的角度进行解读,“这部电影的意义在于,不仅仅是体育精神本身,更是用体育这个窗口去眺望印度社会,没有把国家主义和国家意识形态注入进去。”

3、灵与肉、力与美、善与恶的动态诠释

而电影人的专业精神,同样决定着一部影片的质量。在《摔跤吧!爸爸》的拍摄中,主演阿米尔·汗先让自己在短期内增重20余公斤,呈现中年发福的体态,再用了近半年时间减掉赘肉,完成角色青年部分的戏份。阿米尔·汗透露,也有人曾建议他用道具,但他认为这样自己就感受不到肥胖的那种感觉,表演会打折扣。

在体育转播当中,不同的运动项目有着差异较大的机位设置和镜头运动轨迹。严格来说,体育摄像要按照竞技门类进行专门划分。与现场转播的实时性、瞬间性不同的是,体育电影在镜头运动和场面调度方面能够反复选择镜头、从容斟酌组接,以达到更为炫美的视听效果。体育电影的画面,既要照顾镜头美感又要符合竞赛要求;既要表现运动员身体运动的轨迹,又要捕捉运动员心理活动的细节,复调式的表现运动员的心灵空间和肢体语言。

郑拉格看了电影后,认为片中的演员肯定是下了功夫的:“一般来说,摔跤运动员要想练到专业,至少要8年的时间,要想像片子中‘看起来’专业,还是需要花1年的时间。”这对于演员来说,是需要极大的时间成本的。

体育电影拥有强大的励志功能。对于运动员来说,赛场就是圣殿,比赛就是洗礼,胜利就是信仰。在走向赛场的道路上,“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孟子关于“天降大任”的深邃思考,在体育电影中得到了全部阐释。这就是为什么《摔跤吧!爸爸》《烈火战车》等电影中,总是能够在比赛结束的那一刻,赢得观众直抵灵魂又心甘情愿的眼泪。

我国的体育电影,早期有《女篮五号》《沙鸥》等作品,曾经激励着几代人努力拼搏。但近年来,却难出“爆款”,像讲述棒球的《点五步》和讲述骑行的《破风》等电影,都难以“挑大梁”。

1、现实主义、理想主义、浪漫主义的集合体

内容专业“戏份”拿捏得当

作者简介

>

体育电影表达了人类共通的生命理想和情感共识,它具备成为拥有广大受众基数的类型电影的市场基因,是兼具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的创作类型。

虽然该片在中国上映前早已被剧透,但观众依然很“买账”。“这部片子有关摔跤的内容确实比较专业,除了极个别动作,比如最后5分的动作,用慢镜头处理,但实际上观赏性没那么强。”随着影片热映,四川省摔跤队主教练郑拉格最近接到许多朋友打来的电话,“他们说以前看不懂摔跤,现在规则、动作等在电影里都一目了然。”

正能量题材潜力值得挖掘

这部体育题材的电影,让冷门的运动项目摔跤逐渐为观众所知,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竞技体育的拼搏精神和正能量。为何国产体育电影鲜有这样叫好又叫座的佳片?体育电影还有多大的挖掘空间?

从技术方面来说,体育电影需要记录运动过程,体现运动美感,对设备有一定要求。比如在记录高速运动和难度动作时,会使用运动辅助设备、专业动态摄影器材等。“但目前来说,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想拍一部像样的体育电影也并不是难事。”西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彭立认为,相较于技术,体育电影制作的难点是内涵。“如何用内涵去打动观众,并让观众产生共鸣,才最为重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