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买凶拍人,只有这样的感受:真实的生活远远比电影更加荒诞。
小时候念过的那个颠真不破的大真理:小说总是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现实却是,生活越来越荒诞无稽,小说如果能还原生活的几分之几,已经非常的惊心动魄,可看性超高,如何能高于生活呢?
比如这部电影,杀手也面临着一个普通白领男人面临的烦恼,岳母刁难,妻子狂爱打扮兼撒娇,职业瓶颈如客户越来越少,要求越来越多,房贷压力甚大,而房子却不曾升值,等等。当原本不普通多少带点神秘的职业却也和任何其他职业的男人一般时,生活的荒谬就无所遁形了。
那个娇纵的钱多得不得了的马太太,出于报仇心理,要求bart杀人时把杀人过程全程拍下,她可以欣赏到被杀的那个人临死前的种种表情,以此满足她的心愿。Bart为了生活,只能答应。第一次拍摄,却因分身无术,排出的影像惨不忍睹,因无法看到死者的诸多表现乃至表情,马太太分外不满。Bart于是决定找个搭档。
于是可爱的宋世杰,不,张达明先生粉墨登场,哈哈,彭导演太会选角了,明明有几分獐头鼠目却不至于让人觉得猥琐的长相,夹着一点点憨厚的聪明,演一个郁郁不得志但又痴迷导演事业对电影如痴如醉又贪生怕死的全,简直活灵活现到了极点。
第一次的合作堪称天衣无缝,而阿全甚至真的以为只是拍戏而已。于是他要求诸多,比如哪里光线好,bart应该在哪里杀人,他甚至还希望那个被杀的人做出怎样的表情,当bart三下两下结果那个人时,他还觉得意犹未尽,待到反应过来,真的是行凶杀人时,他魂飞魄散,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
他对这段杀人录象进行了惊心的后期制作,甚至还copy上了warning那样的根本不必要的花哨,以及颇有创意的片头。之后就是赏心悦目的杀人片段,他的剪辑,让bart的动作更加行云流水,直把那几个阔太太们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杀人呢?这简直就是艺术。自此两个人的买凶拍人可谓顺风顺水,生意不断,而阿全的拍摄手法也是蒸蒸日上,越发像一名真正的导演。最讽刺的地方就在这里了吧?这枚常常为了一点可怜的尾期而低三下四的副导演,却在拍摄bart杀人的过程中得以施展自己的导演梦想,他有了绝对的自主权,能控制拍摄的进度,和真正导演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不必准备剧本也无法选角,盖因男主角只有一个,而配角却不由他们的选择。
直到黑社会力量的出现,他们的生活出现了转变。大哥阿标要求他们杀了叛徒雄时,bart得说出那句证明是标哥命令他杀人的话,于是两个人必须在热闹的生日宴席上出手。
原本一切都照着剧情的发展而发展,却突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插曲,另一位莫名出现的杀手杀死了雄,bart杀了那个杀手,但是他们无法对标哥交差。最荒谬的一幕出现了,全建议可以补拍。
于是天工美智子饰演雄的女友,而全找来了神似雄的替身,他为不谙中文的美智子尽心准备了日语剧本,哈哈,爱意浓浓,尽在潦草的字里行间。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部电影的男一号俨然是他,而不是神勇无比的阿bart。因为是真正的拍戏,所以大家都颇失心疯地追求镜头的完美,一cut再cut,直到标哥带领一大般兄弟出现。
为了在那些让他不得不站到悬崖边上的人之前有个交代,标哥同意拍戏,甚至提出许多荒唐建议。而那位可怜的监制,更是为虎作伥,让这么简单的镜头拍得一波三折。哈哈,江湖的人心险恶,斗争凶猛,分秒皆人命关天等通通不及对镜头的孜孜以求,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吧?
监制建议标哥亲自上阵,为此剧情直转急下。Bart对于自己不能再饰演男主角,全对于自己不能拍摄男主角,美智子因为bart和全的不满而不满,纷纷要罢拍。看到这里我忍不住想笑,这些人分明就把杀人这件事当成真正的儿戏,还有比这更残忍的艺术追求吗?
矫情的白鸽飞起时,阿sir们也到了,标哥依旧彪悍地演了一把男主角,殊不知他用的是真枪实弹,可怜那枚志向远大的替身,就这样不明不白死了。而标哥百口莫辩,加上之前的几句尸体,等着他的是无尽的刑期。
幸运的bart和全却真正走上了演艺之路。全成为知名导演,以拍摄杀人现场闻名。Bart成为杀手专业户,哈,只在萤幕上杀人,据说他越来越酷。
这么荒谬的转变,看在我眼里,都是活生生的生活残忍。我突然觉得有点难过,为了这个荒谬的世界。
呵呵,世界原本就是这般荒谬,我何必想太多呢?

 这是一个独行杀手阿Bart碰到失意导演阿全爱上AV女优美智子的故事。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是对这部电影做出一些评价。
                         
那些打不死的小人物
      当我们看到一个自称郭伟宾的跑龙套相当之兴奋的跑到阿全的面前像小丑一样滑稽表演的时候我们也许会联想到《喜剧之王》中的星爷,一个扮演怎么打也打不死的“死跑龙套的”,而即使只是“跑龙套的”也要做好,不然连龙套也做不了。星爷在一直强调自己是个演员,即使只有“呀,咦”的语气词的台词,他也很认真的做好,就像郭在其中一直自己模仿并不断进行着被打,吓自己的简单动作。即使只是一个配角,他也努力用着自己能想到的而进行“演员的第二创作”。当我们听到仅仅只是一个小配角说出“所以在戏剧理论上看”的时候,我们会忍俊不禁的笑,但我们很少会反思。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配角,为了哪一天即使都不知道哪一天能成角了而默默付出的努力。就像《喜剧之王》里的“死跑龙套的”,即使全世界都觉得他不适合在影视行业发展,只配做跑龙套的,他也还是一个人在闲暇的时刻拜读着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而就是他们这一群人,为了台前银幕的精彩添加了必不可少的光鲜。当郭初次见到阿全的时候,他谄媚的像个什么似地。在阿全和阿Bart面前展示自己拿微不足道又精心准备的表演。他为的只是想表现自己,即使自己真的有先天演员规范条件的限制,他也努力想站在台前,站在镜头前,站在镁光灯前,站在观众前,站在只为他一个人的掌声前,为了这些,即使以牺牲自己的丑态为代价换取他们这一群人也愿意,只因为他们自己都相信,龙套其实也是演员。
                          
不放弃的理想的那么一群人
      当我们看到导演说了句“AV女郎也要装大牌”的时候,我们也许没有什么感觉,当阿全追着监制要尾期的时候,我们或许也没什么感觉,当我们看到阿Bart在杀人的时候永远是风衣和低檐帽的时候,我们也会平静的看过,但真的到美智子说出要像饭岛爱一样在AV界闯出名堂;阿全说自己喜爱马田史高西斯筹够钱就拍摄独立电影;阿Bart说偶像是阿伦迪乃的要像他一样酷的时候,我们的头皮多少会有一丝发麻的感觉,因为我们看到了,那么一群不愿放弃理想的人。阿全和美智子上演了一场哥特式的爱恋,一个是名不转经也不转的副导演,一个是想出名却一直被占便宜的AV女郎。在追求某些东西的时候,两个人邂逅在自己的理想中,而最终那个执着的女郎拿到了日文版的剧本,坚持不懈的副导演也转正拍下了自己的独立电影。那份剧本就像情书一样,像蛊。当阿全在美智子的楼下大声的喊道“美智子,……”的时候,是多么甜美的画面。而独行杀手因为拍档阿全的关系,也真正能扮演阿伦迪乃的角色,投身了电影事业。他们在电影中的出现,有时候就代表现实生活中的一类人,一类不放弃理想的人。
                         
生活总比电影荒谬的多
     当独行杀手阿Bart面临着一个普通白领男人面临的烦恼,岳母刁难,妻子狂爱打扮兼撒娇,职业瓶颈如客户越来越少,要求越来越多,房贷压力甚大,而房子却不曾升值的时候,我们会忽然发现他有那么些可爱又可怜之意,那个原本不普通多少带点神秘的职业却也和任何其他职业的男人一般时,生活的荒谬就无所遁形开来。
如果大家注意观察影片的的话,会发现钱多得不得了的马太太,出于报仇心理,要求阿Bart杀人时把杀人过程全程拍下,她可以欣赏到被杀的那个人临死前的种种表情,以此满足她的心愿。而阿Bart为了生活,只能答应。第一次拍摄,却因分身无术,排出的影像惨不忍睹,因无法看到死者的诸多表现乃至表情,马太太分外不满。阿Bart于是决定找个搭档,是杀手却想找个搭档,多么有戏剧性的一幕。彭浩翔在整部电影就是想弱化“杀手”的本意,把影片整体诙谐起来。一直到后来的阿Bart帮助标哥暗杀双枪雄,在阿全和阿Bart处理不了现场的时候,监制和标哥的到来舒缓了电影的节奏,监制建议标哥亲自上阵,而最终导致了阿Bart对于自己不能再饰演男主角,全对于自己不能拍摄男主角,美智子因为阿Bart和全的不满而不满等一系列的不满,而这时影片到了发展到了对抗的阶段,看到这里我忍不住想说,这些还不够荒谬的吗?
当在标哥建议下,矫情的白鸽飞起,警察们也到了,标哥依旧彪悍地演了一把男主角,殊不知他用的是真枪,郭伟宾就这样不明不白死了。一系列的纠结还没来的及想就发生了,而最终幸运的阿Bart和阿全却真正走上了演艺之路。他们的表演更让我们发现,生活总是那么的精彩,与电影比及,要荒谬的多,因为你不知道下一秒发生的是什么?

       Bart(葛民辉饰)是个职业杀手,他的偶像是独行杀手阿兰·德龙,与老婆阿玲(方子璇饰)的小日子过得很滋润。金融风暴后他被楼市套牢,陷入经济危机,只得四处找活做。
    有钱的马太太要求Bart在杀人时还要拍下杀人过程,Bart照办但拍的影像非常糟糕,于是决定找一个拍档合作。他在酒吧碰到了阿全(张达明饰),威逼他与自己合作。
    阿全纽约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现在在香港AV片场当副导演,他的偶像是马田史高西斯。两人第一次合作就大获成功,于是生意大增,财源滚滚。
    黑社会标哥的老大蒋先生被双枪雄干掉,标哥雇佣Bart和阿全在双枪雄的生日宴席上干掉他,Bart还要说句“标哥让我来杀你的。”在宴席上Bart正准备动手,蒋先生另一手下雇来的杀手(林雪饰)先出手干掉了双枪雄和他女人,Bart干掉了杀手和杀手的摄影师。为了向标哥交差,阿全提议补拍。阿全找来了长的很像双枪雄的演员,让美智子(樋口明日嘉饰)饰演雄的老婆。
    美智子是从日本来香港发展的AV女优,在日本时她的相貌身材没资格做幕前女优,只能当勃起辅导员。她的目标是像偶像饭岛爱一样打出名堂。美智子在片场所有人都占她便宜。她和阿全在片场相识,阿全很喜欢她。片场的小子雄欠了标哥几十万赌债,将签了卖身契的美智子抵债,阿全用预收的全部订金救下了她。
    Bart、阿全正和演员排练时标哥带着欠了他钱的导演出现。为了显现自己的神武,标哥决定由自己亲自来演杀双枪雄这场戏,标哥朝替身演员射击,此时警察出现,标哥用的竟是真枪,于是标哥成为香港最证据确凿的谋杀案主角,陪审团只花了一秒半商议,就裁定他罪名成立,入狱三十年。
    阿全排成了独立电影,启用美智子做女主角,还获得了香港金像奖最大导演奖;Bart改行做了电影里酷酷的独行杀手。
    “我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要不是和他认识六、七个小时,我才不会和他回家。”
    “这部摄像机你不是说叫迷你王吗?”“迷你王是他的本名,稳定王是它的艺名。”
    “没剧本,我跟你用口交代一下吧。”
    “杀得越多,省得越多。集齐30个印章,赠送免费杀人一次。”
    “你们知道一年的生意额有多大吗?”“有多大?”“总之很大很大的。”
    “住家少男,两个小时任干见血。”
    “拍电影第一大原则,无论现场进度发生任何事故,也不可以通知老板!”
    “我现在来个监守自导。”
    阿全和Bart合作完成的杀人录像真的非常棒,片头字幕严禁盗录,是阿全从其他影碟上盗录的。掉头的小人图标变身全制作超酷!
    Bart和岳父岳母老婆一起吃火锅那场也超级有趣。岳母要他杀掉打牌赢了自己钱的人,“我只是想叫他杀人的时候顺手多杀一个而已,只不过花他几颗子弹,子弹能值几个钱啊。”岳父要他杀掉岳母,因为他在深圳包养的二奶已经到了香港。“他又不是你妈,你们杀手不是六亲不认的吗?”
   葛民辉、张达明这两个人喜感十足啊。
   马田史高西斯就是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凭借《无间道风云》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2011年的《雨果》获得金球奖最佳导演。
    虽然一看就是小成本制作,光影效果欠佳,但拍得很有意思,导演很有想法。

bckbet,阿bart(葛明辉饰)长了一个喜剧的脸,显然这符合题材的荒诞和狂欢性。看到他我还感到这部片和80、90年代香港影片是相承的,一部分是“无厘头”,非常市民,香港人的那种“现实的生活智慧”,但还不够,它还有还有着达明一派的那种愉快/狂欢的风格(我说不好)。这叫什么样的审美风格呢?有方家请言之。

《买凶拍人》英文名叫You Shoot, I
Shoot。shoot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射击,一个是拍摄。合起来就是你杀人,我来拍。

英文名这么奇诡,让人担心有“噱头”的嫌疑,但电影里可真把这些“奇诡”落了实。试看“剧情简介:  职业杀手Bart(葛民辉饰)杀人技艺高超,他的雇主也很多,收入不俗。他与妻子阿玲(方子璇饰演)居于高级住宅区,小日子过的非常滋润。可惜好景不长,一场金融风暴后,生意愈来愈难做,Bart迫于无奈,便为有钱太太服务,为她们杀人。
  没想到这些有钱太太要求多多,要他杀人之余还要拍下杀人过程,好让她们泄心头之恨。
Bart深明顾客至上,于是决定找一个拍档合作。凑巧Bart在酒吧见到副导演全(张达明饰),二人一拍即合,成为了「杀手导演二人组」,令他们一时间生意大增,一连串的「买凶拍人」行动随即展开……”
  
 杀人显然是个危险行业,可有钱的太太们说“杀人谁不会”,“关键要看到仇家死的情况,才好泄愤”。于是生意清淡的的杀手阿bart和落魄的副导演阿全就组成了you
shoot, I
shoot的梦幻联盟,一个负责杀人,一个负责拍摄和后期制作。大概观众这时多少都会觉得有些荒诞,杀人非但不隐匿,而且还留下录像作为证据,莫不成买凶者杀人者不怕有一天这些成为“陈堂证供”?呵,有些荒诞就对,这样彭浩翔可以更加肆意地发挥他的想象了,观众也可以更轻松地看下去。阿bart和阿全一个为了钱,一个为了有一天能拍自己的电影完美搭档,常常有着各种的巧思。直到最后去杀一个黑社会大佬“双枪雄”,更如音乐里面的华彩一般,各色人物纷纷出场,颇令人眩目,把这部戏推向高潮。后面的高潮戏有种狂欢感,杀“双枪雄”早已不重要,各个人凸现自己的意志才是要紧,因此标哥要杀人时模仿周润发的《碟血双雄》飞出一些白鸽,才显得“好凄美”,后来把又要拍出他“亲自手刃”才“快意”。其他人物也是如此,补拍扮演“双枪雄”的那个替身偏又有艺术追求,真个片场喋喋不休。真是戏里戏外,看着荒诞,却又有熟识感。

单单这样显然还是小看了彭浩翔,他还借着他最熟悉的生活角色副导演阿全(阿全多少有些导演自传的色彩)演绎香港97过后的凋敝和导演生涯的朝不抱夕。他对工作是有热爱的,却不得不要通过拍“杀人”才能实现他的导演理想,他是有道德的,却因为上部戏的尾期工资竟然是大麻而不得不到酒吧兜售,后来阴差阳错竟成为阿bart的杀人排档。他还是有爱情的,弱势的日本av女优是他心中“女主角”,他把她“藏在心里”,后来更是挺身相助。他和av女优的爱情或许是这个乱世人与人关系某种知识分子式的纯洁想象。

杀人成了如此“娱乐化”的职业,似乎看着“荒诞”,但想想却符合市场经济的运作规律,“顾客是上帝”,谁说买凶者不能有这样的要求呢?既然有这样的要求“买凶拍人”应运而生就多么自然了。这个题材情节看则奇诡,但内里却是落了实的。借着这个题材,彭浩翔在电影里“世纪末”一把,阿bart的岳母因为一盘麻将打输了就让他去报复杀人(老婆也在旁边吹风),阿bart的岳父则因为深圳的姘头要来央托他帮干掉岳母。人心叵测,家里亦如此。片尾的主题歌“you
shoot, I shoot”唱出的就是这样的一种世纪末狂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