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整体来说,娱乐性很强,电影视觉画面很精彩,但科技概念差强人意,不能太深究。反正30年前操控着Dos屏幕抓仿生人了的设定已经让今天的观众很翻白眼了,所以我想今天这个故事的主创们对于未来科技具体长什么样好像也不在乎,感觉美学比较重要。

刚看完《银翼杀手2049》那夜,久久不能平复情绪。
出了影院,点着烟,一直很害怕:会不会以后再也看不到比这更好的影片了……

雪花是真实的奇迹

在《银翼杀手:那些男孩教会我成长,那些女孩教会我爱》推出后的35周年,续作《银翼杀手:好不容易发现了自己的平庸》终于上映。刚听说这个项目的时候,有点好奇urban
outfitters消费群体的最爱高司令是如何对标Harrison
Ford的。看完成片就明白为什么会找他。高司令又演了一回他最适合的那类角色:温和沉默,格局不大,对某些个人问题钻死牛角尖的文艺青年。

我先讲我认为的第二集电影与第一集在立意上不同的一些感想。
第一集里面,6个复制人从地球外面逃回来,他们在能力知觉情感上都和人一样,甚至在一些操作系统上比人还高级,但是他们只能活4年。突然有意识自我的存在的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义无反顾地去直面自己的造物主,但造物主没有帮他们,最终他意识到即使我可以杀了面前的人,但还是无法逃脱只能活4年的命运。他感叹活着的美好,在临终,他说,我见过那么多奇景,我只是想活着,可是依旧无法逃离开命运。(并不是原话)这是第一集最让我动容的地方。(但是其实看第一遍的时候我完全睡着了,且完全没有抓住这个点。)他的身上带着第一批觉醒的无力感与悲哀。

纯粹的观后感,一点也不是专业影评,但我还是想说点啥——说说这些个难以磨灭的角色们:

又:人性、记忆、爱、造物主 – 关于《Blade Runner 2049》的诸多碎片

全片看下来高司令饰演的银翼杀手K对于自己到底“特别不特别”这件事真是执念很深。K第一次见Wallace身边的杀手女复制人,杀手女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叫Luv,K表示“你居然有名字,这说明你一定很特别吧”,艳羡之情溢于言表。女上司和他聊到回忆,他说“但我不确定这能不能算我的回忆”,自卑得让人简直心酸。K在调查Deckard之子的过程,也是对自己只是千万复制人之一这件事的抗争。后来终于求锤得锤(或者说人们总是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找到了他就是Deckard之子的证据。他的女朋友Joi,一个有全息投影的Siri,说早就知道他很特别,并给他起了个名字叫Joe(快醒醒Siri的性格是投使用者所好被训练出来的啊)。结果南柯一梦,他并不是Deckard之子,女朋友也给杀手女踩碎了(注意两位女性的名字,Luv和Joi,love
destroyed joy of your
life,太可怕惹)。当K经过街区,听到广告牌里的Joi喊他叫Joe,扎心了老铁,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average
Joe,和其他人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

《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博士多次在采访中表示,他认为辨别一个东西到底是不是生灵,或者说真实存在的关键在于这样东西会不会suffer,也就是能否感知到痛苦。他的说明当然是基于现在科技的基础上。他同时指出计算机科学的发展在Intelligence上突飞猛进,我暂且理解为基于可以结构的知识的理性推理上飞速发展,但是在意识层面的发展可以说是零。
所以,我们看到不论是HBO的《西部世界》,《攻壳机动队》,还是《逃出克隆岛》,《别让我走》反反复复要探讨的问题都是,到底何以为人。按照博士的理论,《银翼杀手》里面的复制人都是真实的。他们不仅会痛,也怕死,也知道痛觉让他们觉得他们活着。男神Jared
Leto演绎的大魔王Wallace在这集里面对Deckard说,我知道你爱疼痛,因为这让你觉得真实。而Dekard和K在奔溃边缘也讲过同样一句话,I
knonw what’s real.
我知道什么是真实的。虽然,到底怎么定义“人”,以及“人”到底有没有比其他生物更高级的这个话题还是可以一直讨论下去,但是第一集就已经做到了艺术作品激发人开始反思和讨论的功能。在第二集里实在是没有必要反反复复证明强调了。

【注:以下涉及大量剧透,极大程度影响观影体验,没看过影片的请勿再继续看下去】

【剧透入魂从第一句开始 请谨慎阅读】

“好不容易发现了自己的平庸,但却为时已晚,这才是最残忍的事啊”。by
你嘴贱的好gay蜜,毛姆(K:你闭嘴)。

因此我观察到第二集与第一集一个非常不同的设定是。第一集里的复制人生来不知道自己是复制人,后天才意识到,所以要站起来反抗。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没有不同。所以包括Rachel和Dekard都是不知道自己是复制人。

>>K(木马回忆确认前)
伴随着K的出场,电影一开始从BGM、色调、镜头视角等,在刻意地营造压抑和不舒服的感觉。不同于《星际穿越》那种视听沉重感,那是一种“宇宙应当被敬畏”的压抑,这里我们能得到的,是一种刻意营造的,不协调的压抑,观众作为第三视角“真正的人类”可以感觉到一种情绪上的不适。
直到K回到警局,做完那个类似于洗脑式的,让人本能感觉不舒服的测试,评测结果居然是“你很稳定”!这才会让我们观众作为“真正的人类”,切实感受到与这外表貌似人类的K,在内在上有着极大的不同。
K自己也说“我从没杀过有灵魂的”“也许孕生的会有灵魂”,那么据此解析一下,一开始K对“我是谁”的问题,应该是这么理解的:
——我不是真正的人类,我没有灵魂,也许我周遭也有着各种“不适”,但那与我无关,人类才会不适,而我不需要,我不用去感觉不适,我也不用去找寻原因,他们不会影响我,因为我没有灵魂,我,不是真正的人类。
(Madam的吐槽“没那玩意你也活的挺好”,其实也是同样的意思)
而这一伴随着自己、麻木着自己数十年的认知,在Dr.
Stelline说出“这记忆是真的”时,完全崩塌。

bckbet 1

终于承认自己并不特别的K,自我意识却渐渐成熟起来,在自己银翼杀手的身份和反抗军这两股力量的撕扯中,他遵从了内心的选择。K和第一部的Roy一样,不断和生而为复制人的命运抗争,最后像Roy说的那样“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the
rain”。Roy在人世上看过,爱过,疼痛过,挣扎过;K是芸芸众生里的average
Joe,却走出了和所有复制人奴隶或反抗军不同的道路。他们都救过Deckard,当复制人们把一生的故事转交给Deckard的时候,却是人性的传承。

但是第二集里面,K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复制人,他知道自己低人一等,知道自己没有童年没有父母,没有人爱,生出来就是大人身体。所以他也更青睐和自己一样的虚拟人Joi。仔细一想,这种一开始就让复制人知道自己比人低一等,其实有更强的现实意义。

>>K(木马回忆确认后) or Joe
这时的K,应该也经历了两个阶段
一,不想承认但内心又渴望灵魂——因为“让你见你想见,听你想听”的Joi应该早已读出K的想法,不断给他这方面的反馈:我是一个真正的人类,我有灵魂,那些不适,都是我的感情。
二、对自己身份确信不疑——经过回忆的确认、情感测试的不稳定、再加上Joi的特别服务,这时候的K,完完全全以为自己就是Deckard的孩子,所以即便Deckard一见面就各种下杀手,也是一直退让,可能心想怎么有个这么不开窍的父亲,我都这样了,怎么还不跟我相认?应该是小有郁闷吧,但想到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才会有举起酒杯“To
the stranger.”实际是“To dear father.”
殊不知Deckard怎么可能把一个男的当成自己孩子……
而剧中也埋下了一些其他伏笔暗示K就是复制人:
-回答Madam的“已经解决了”其实不能算是谎言,意思应该是“找到了那个孩子”,可以说没能跳出复制人的限制而撒谎。
-与Deckard一起逃跑时直接撞破墙的对比,强调了他的身体是改造过的

【雪花】

第一部里的资深直男癌Deckard,到2049的文艺青年K / average
Joe,银翼杀手的追问总是直击灵魂。至于Deckard到底是不是复制人,影迷还得继续争论下去了。Ridley
Scott明确说过Deckard是复制人,Harrison Ford又说他演的是个人类,而Denis
Villeneuve说,他喜欢这种不知道是不是人类的神秘感……这话太像他能说出来的了,我觉得影迷也不用为影片里的疑点争论不休,这部影片适合讨论,却不适合总结陈词。在暧昧氛围里处处留白,是这位导演最爱做的事情,你惦记的好多事情他根本没想给出非此即彼的答案。不过诸如Deckard是不是复制人这种问题以及对它的理解,倒是适合影迷互测三观。

当K站在巨型的Joi面前撕掉自己鼻子上的创可贴那瞬间,他做了一个不再让自己的出生来决定自己命运的决定。尽管他不是“人”,不是chosen
one,没有灵魂,但不代表他就只能被操控,他是可以有选择的。

>>K(真相觉醒后)
在老复制人说了3遍“你真这么以为了”之后的记忆回闪,K一下就了解到了一切真相。
那个身体僵硬缓缓坐下的剪影画面——高司令真真切切地表现出了一个“亲身见证了奇迹但又经历了破灭”的反应。
就如同亚当夏娃尝过禁果就再也回不去伊甸园了一样,体验过奇迹的K,在广告Joi面前,回想起Sapper的话……
如果说老一代复制人见证奇迹后,觉醒了情感,可以为同类而牺牲。
那么K的觉醒,就是在亲身体验过骨肉30年不能相认的苦痛后,决心让父女重逢……

无菌玻璃房内,真命之女Ana摆弄全息投影装置,创造出直径一米范围的降雪。她伸出手,虚拟的雪花穿掌而过,不留下任何痕迹。

至于高司令的角色为什么叫K,美式(伪)健康早餐爱好者想到这个:

第一集的复制人就好比曾经的奴隶,意识到我们也是人,不想被用完就被处理,那么第二集的复制人,就好像是从小被洗脑自己因为出生的不同而被告知自己因此低人一等的人,在他们意识到其实这些都是谎言后,他们做出的反抗。而在我们的生活里,这样的谎言也比比皆是。贫穷,残疾,天生理解世界和别人不同,父母是罪犯,或者身在贩毒吸毒的家庭,不同的性取向,不同的肤色,不同的性别,所有捆绑住人们的概念。在这个层面上,第二集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意义。所以与其说这一集里面的折纸“羊”,是在呼应原著小说名《仿生人会不会梦到电子羊》,不如说,老警长告诉K,不要做一只目盲的被操控的羊,这才真的低人一等。

什么世界大战,与我何干?我就是为这俩人而生的嘛!!!

没有寒冷。

bckbet 2

然后有一些让我印象深刻的小细节,很想和大家分享讨论。
Joi:
Siri在进化了40年之后,终于变成了Joi,虽然打个电话就死机了,讯号不好说话就结巴,但是一点不影响一目十行的Ryan
Goslin无可抑制的爱上它,尽管知道她比自己更“人工”更虚幻更受行动限制。果然爱情和智商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即使这样Joi也一心想要体验真实是什么。她很高兴的去淋雨,还召妓来帮助自己最终和Ryan
Goslin达成灵肉合一。反正银翼杀手不是特别在乎是不是符合科学原理,我始终不理解Joi怎么就通过粉色头发感受到了K,但是好像不重要。然后那段虚实结合的两女侍一夫的画面处理很有趣,最终红白玫瑰兼得还是得靠高科技。然后身为全息投影的数码人Joi,也还是看不起妓女,第二天早上就穿的好好的让妓女滚蛋…即使她成天脱光光变很大的站在路边勾引大家。这么judgemental,一定是从人类那里学来的恶习。还有个人类恶习就是,反正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是特别的,每天给K吹耳边风,你就是chosen
one。那段在资料室里面耳边吹风的桥段画面上也虚实结合的妙,一瞬间让我怀疑,Joi就是Joe,根本是自己爱上自己。然后尽管怕死,她愿意为男主冒险,因为她说“死才是一个真的女孩的宿命”。这段倒是颇具哲学意味,Joi完全没有肉体,却好像拥有自我存在的意识,感觉比HER里面的Samatha还要像人。

>>Deckard
一个背负悲剧的父亲,一个痴恋的情人
父亲的部分,是靠情节揭示的,所有一切,都是他安排的,为了掩盖女儿的存在,K也只是他数十年大计划中的一个小小棋子而已,而他自己必须做的任务确实只有离开,与亲骨肉永世不得相见……
而情人的部分,在面对Wallac那唱戏时,哈里森福特用很多小小的细节,构筑丰满了这个角色的内心情感。
当新Rachel一步步走来时,Deckard脸上的肌肉因激动而僵硬抽搐、迎上前去想伸手却又克制停下……还有说完“Her
eyes were
green.”后颤抖着转身离开,但枪响那一瞬身体却揪心般的一抖,说明他多少还是把伪物和自己回忆中的爱人重合了……痴情至此,无以复加……
哈里森福特的演技不用多说,得感谢乔治卢卡斯,没让木工事业耽误这么一个伟大的演员。
也感谢编剧们,本作中没让哈里森福特的经典角色再死一回……

没有湿润。

或者这个:

韩国赌城:演艺厅里面的那场打斗戏非常有趣味,在卡带的猫王和大腿舞娘忽明忽暗的背景下,虚实再一次集合在一起。
且和背景音乐也形成良好的配合。最后还不忘提出,K喜欢的音乐原来Deckard也喜欢,还要继续深化说,他们两个其实有点关系。所以最终,当K发现,the
chosen one是一个女生的时候,简直是崩溃的。观众也挺奔溃的。

>>Wallace
Wallace应该是一个“成就很伟大,但却很缺乏创造力”的人,他的一切成就,似乎最关键的都不是源于自己的创造,与旧作中Tyrell不同,没有作为造物主的那种自豪感——
*复制人技术是通过收购Tyrell得来的
*说我有数千万的孩子,却对新创造出的孩子完全没有欣喜感,轻易下杀手,丝毫不在乎
*稳定控制复制人的情感得靠Dr.
Stelline这样的回忆制造师,而不是像Tyrell一样自己尝试
*他说Rachel是得到了上帝的回应而得以孕育下一代,是否也可以理解为“为何上帝未眷顾我”或者是“我为何超越不了Tyrell?”
*似乎可以掌控一切,却又傲慢到连Rachel的眼睛颜色都弄错……

没有感觉。

bckbet 3

那就讲到第三个我喜欢的桥段:制造记忆的大师。电影唯一的绿色镜头来自于她出现的时候,大片的丛林树木中,她在画一只虫子,一瞬间让我很错愕这哪里来的树木,然后瞬间就用现实打破幻想告诉我们,这是假的。但是却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伏笔了,她才是复制人或者人类的希望。先不讲她能不能创造希望,但至少她能创造回忆。一句讲的很好的话是,Wallace觉得有回忆能让产品稳定,她觉得这是她唯一能帮助复制人的地方,他们虽然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但是有回忆能让他们知道感觉自己至少有过去。她的回忆是让复制人感觉自己是个人的重要因素。第一部里的Rachel就一直深信她有小时候。而电影里那一整段她在做吹蜡烛的桥段也有点暗喻回忆开始的时候就是他们出身的时候,而她某种程度上也像是所有复制人的妈妈。有点圣母的意思。而她大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还是没有想明白。如果明明是她的回忆,那她为什么会让人置入在这个男生脑子里而想不起来,那如果不是她做的,是谁做的呢?不过最后一幕外面在下雪,房间里面的她也在摆弄雪,不知道是隐喻她是真正操控所有复制人的“大魔王”。

>>LUV
是其“父亲”的完美Doll,所有的行事都是为了回应“父亲”那句“你是我最高的杰作”。
推测“父亲”可能在感情控制的机能上为她专开了后门,而且是一种仅仅完全遵从于“父亲”的共情能力。按说标准复制人的感情是被压抑和受控制的,但她却可以因“父亲”的几句丧气话而悲泣不已。在杀死Madam时说“你以为我们不会欺骗”故意演示了一个谎言,也有特意说明“我是特殊的”的意思。一边涂着指甲一边冷血地指挥无人机精确屠杀,应该就是在表现她除了对“父亲”相关的情绪以外,本质还是一台没有多余杂质的精密机器。
这种唯一的感情,也造就了一个要强的熊孩子性格——在与同为复制人的K交锋时一定要占尽上风——故意踩碎Joi的成形机却放着K不管、以为打败K后的那一吻和“我才是最强的”,其实都回应了“父亲”Wallace那句话。

楼外台阶上,复制人K掩上染血的大衣,仿佛右肋的致命刀伤无关痛痒,只有漫天而降的雪片承载着此时天地间全部的重量。

然而……

Luv绝对是这部电影里面最穿越的人物,她是直接从经典黑帮大魔王打斗戏里面穿越了过来的,大魔王得力爱将,名字都要取LUV。她也同样看到老板就哆嗦,老板不在就耀武扬威,爱被人服侍,戏里面她居然一边发导弹一边不忘做指甲,实在好笑。然后做坏事偷东西杀人都一定要她亲力亲为,都连打架多用脚踢也都一模一样,以及最终如果打架对手是帅哥的话干掉对方后也一定要以强吻谢幕,这样的人物一定少不了最后一死。只有我隐约记得一点不同的是,她经常会流泪,如果谁观察到这个细节并有想法的,请与我讨论。她复古未来风的造型我也没有太喜欢,但她在杀女警长时候的那身连帽长大衣让我觉得很美,简直是Chanel和Nike合作的产物。在Farfetch和Ssense搜索了一个晚上都无果…
我看电影的时候一直在出戏,看到玻璃球想起Harry
Potter,想说敢情觉得自己是魔法部?然后看到妓女们的穿着,又想到迷失东京,但是看到妈妈桑是要复仇的克隆人又觉得好像在其他地方隐约有一样的桥段。看到粉红色头发妓女就一直在想哪里看过她哪里看过她,最后还是靠google。看到废城里面住的大黑狗又想到Sirius,想说难道Deckard为了活命选择变成一只狗?看到Ryan
Goslin和光影绚烂的舞蹈出现在一起,又觉得穿越回La La
Land。不知道是大家都这样,还是我那天脑部过于活跃。

>>Dr. Ana Stelline
不得不说,其实这个角色略有点突兀,突然就引了进来。记忆制作师这个职业在本作中其实完全没有铺垫,如果不是对前作关于给予复制人记忆有印象,突然去找她就太突然了。
然而,证明角色合理性的小细节却也足够多:
*K的回忆中,只有自己是有头发的,而后来去的孤儿院,几乎看不见有有头发的小孩
*Stelline自我介绍时说7/8岁起便被关在这里
*只是看着K的记忆,Stelline却哭了起来,其实很没有逻辑性,却因为真相的浮出,和K的回闪画面——在K的回闪中,Dr.
Stelline流眼泪时一直在瞄自己——一下就说明了一切:
——“这记忆是真的”Dr.
Stelline抬起头哭着说,是的,这是属于Stelline自己的真的记忆。而某个人,把她真实的记忆,灌给了K……
“所有美好的回忆,都是她给的”K说,所以,带回Deckard,也是他对Stelline的回报吧……

他缓慢地仰过去,躺平在雪地里。望着铅沉天空,此时他脑中想着什么?想着谁?

bckbet 4

整体来说,是部可看性很高的电影,给4.5颗星。

>>Madam
这张脸一出来就知道这片子不得了,演木下总统第一夫人的,演技绝不会差。
与旧作警长有一样的习惯“逮捕你是因为老娘要你赶紧回来干活”,人情味很浓,并没有明显歧视K,甚至还把复制人不得违抗强制命令这事拿来调情……
最重要的是:她是本片唯一真正希望世界和平的角色……

真真切切地活过。

说明Special K,还是不特别。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un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实每个角色台词都不多,但这帮戏精们实在是太出彩了,再加上不同角色之间的台词、行动相互交缠,在画面与台词的背后编制出一张彼此碰撞的灵魂大网,让触碰到的我震颤不已。

轰轰烈烈地爱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cFat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时隔35年,两代银翼杀手都在大雪中退幕
他们应该都没有遗憾
他们都见证过了奇迹
空留下荧幕前我们这些泪流满面的躯壳……

此时雪花融化在肌肤上的冷,

哦,对了,是的,上面我都没有提到另一个关键角色:人工智能Joi
其实,我认为很难对Joi这个角色本身进行独立分析,因为Joi的定义:让你见你想见,让你听你想听的……

比一切都更真实。

当时的科技是已经发展到了
能够读出人的记忆和思想的,那么读出潜意识的需求,并通过AI予以反馈,对于Wallace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在这样的设定下,这个角色所有的表现,其实可以理解为都是Joi的潜意识欲望的投射,也就是说,其实就是K自己本身……

【奇迹】

但,她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美好,那么的让人难以忘怀……
本片第一次让我流泪的一句台词,就是Joi的那句:Yes. Like a real girl.

35年前的剧终处,复制人Roy
Batty自知大限将至,在冷雨中念出惊世独白,溘然长逝:

bckbet 5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Yes. Like a real girl.

我曾目睹你们人类不会相信之事。

多年后今天故事的开场,复制人Sapper
Morton面对前来处刑的银翼杀手K,义正言辞又不无悲悯地说道:

You’ve never seen a miracle.

你还未曾见识过奇迹。

完美的前后呼应及开启下文。

那么,

何种惊奇不会被人相信?

怎样超凡之事可称奇迹?

也许是天外奇观,也许只是面前人的一滴泪。

复制人受孕生子是奇迹。

人类由衷地喜欢上复制人,不惜以死相护,也是奇迹。

复制人、电子人,产生与人类相同甚至更细腻更复杂的情感,更是奇迹。

K虽然没能成为第一种,但他亲历并创造的奇迹,格外闪耀。

【人性】

从几十年前的经典硬科幻,到近几年人工智能科技发展掀起的新思潮,关于”人造”与”人性”的辩论从未停止,且永无解答。

本片的每个角色,每个情节,每句台词,都仿佛在为这问题增添注脚的同时,抛出了新的疑问。

从法律上,从伦理上,“人造的人”不可能获得与真正的“人”完全平等的地位么?那么其中的差别究竟在哪?

是情感?

是记忆?

是血缘关系?子宫孕育?

或是可为崇高的目标而牺牲自我的品格与情操?

如果人造之物具备了上述一切,那还有什么区别因素?

也许只是个政治正确的问题。

无解。

【记忆】

K的记忆是假的。人工植入的。

可他找到木马的喜悦与惊慌,无比真实。

如果他的大半生,都被这段“记忆”所影响,乃至他性格的形成、情感的寄托,都源于此,那这段“记忆”本身是否真实,还重要吗?

“All the best memories are hers.

所有最好的记忆都是她的。”

说着这句话的K,神色平静,心里必如翻江倒海。

【造物主】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的故事,为增添深度,不免有意无意间往宗教、历史、神话上靠。对于西方观众,最耳熟能详的不外乎上帝创世。

Wallace把身旁的助手称为天使,认为自己一手打造着新的世界,无疑在以上帝自居。只是如同许多野心家一样,他追逐的“创造千百万子孙”梦想,终究只是充满残暴杀戮的妄想。

而向他抛出扎心问题“You don’t have children…do you?
你没有孩子,对吧?”的Deckard,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已是赢了。荒漠蜜蜂桥段早已铺垫了这个设定
– 它们由Deckard培育,Deckard创造了这些生命。

创造出生命不一定是神,但在这个语境下,Deckard才离“造物主”更近一步。

【对称】

本片自身的很多人物与情节设置,以及本片与前作间,充满了各种呼应与对比,十分具有几何对称之美。

上面提到,片尾揭露谜底了K与Ana这一对仿佛双胞胎但命运有天壤之别的对应。二刷之时就会发现早在俩人第一次见面时就已埋下十分隐晦又十分明显的伏笔。“隐晦”是就剧情、台词而言,而“明显”的是镜头画面——两人隔玻璃而坐,每个镜头画面中,都是这个人和玻璃上另一个人的映像并列在一起。真人与虚像,内涵已表达得不能再透彻了。

而紧随其后,把“真人与虚像”这个对应推到极致的,无疑就是公寓中的“3P”段落。Joi说:”I
wanna be real for you. 我想为你变得真实。”K不假思索地回答:”You’re real
for me.
对我而言你就是真实的。”之后,全息投影出的电子人Joi的形状,叠加到真实的女郎Mariett肉体上,通过这种富有创意的间接方式,Joi实现了和K的”Interlink
连结”。而第二天Joi默无表情地赶Mariette走时,对方也颇有深意地回应:”Quiet
now. I’ve been inside you.
安静点,我曾在你体内。”你中有我,虚中有实,寓意深刻。

Joi和Luv两个人名,分别是“Joy喜悦”和“Love爱”的同音变体。一个虽然被设计成娱乐”工具“,但其展现出的情感远不止于此。另一个的所作所为,完全跟爱半分都不沾边。

Joi自身也有对比:大楼一般高的投影牌上肤色异样、发色浮夸、美瞳过度、举止轻佻而陌生的广告Joi,和K私密版的真实女友Joi,几乎在每个方面都体现了两个极端。

K在片头和倒数第二场打戏中分别破墙而过(只不过一次被动一次主动),照应了前作Roy几次穿墙。

本作片尾的暴雨+淹水,是前作雨中大战的升级版。

Deckard两次都被复制人救了命,而进步之处在于这次他也回身拉了复制人一把。

【机锋】

本片台词和镜头细节十分洗练,没有半句废话,明扣暗扣紧紧相连(“Interlinked!”),充满巧思和暗示,如同得道高僧说禅语打机锋。编剧着实有功力。

K在档案室调查Rachael的旧资料,发现那段Voight-Kampff测试录像。Luv评论说,“问私密的问题会让对方亢奋并感到被渴望”,一秒钟后立刻问了K一个私人问题:”你喜欢你的工作么,警官?”
简直劲爆。

而这个梗并没玩完。之后Madam到K公寓中饮酒谈心(穿着短裙),缠着K给她讲一个他童年的回忆,即使明知那是人工植入的。在K婉拒时,她笑笑说:“当作是命令,说吧。”并引出之后一个非常感性的剧情—“如果我把这瓶酒喝完会发生什么?”

Joi的第一次户外浪漫冒险被Madam的电话打断,投影定格在一个尴尬的姿势。一方面猛烈把电子人想如人类般感受世界的遐想一下打回现实,一方面也好似恶趣味般描绘Madam也想从Joi这里分一杯K羹。

K与Deckard饮酒对谈,落脚在Deckard激动地说:”Sometime, to love someone…
you gotta be a stranger. 有时爱一个人,你就要成为陌生人。”
之后离席。而K无奈自己举杯说:“To strangers. 敬陌生人。”

然而片子的最后,K说完关于最好回忆的慨叹,Deckard一时语塞,然后问:“Why?Who
am I to you?为什么呢?我对你而言是什么呢?”
K还以微笑与沉默。每个观众都会在心里默默地替他回答一句“Father”吧?

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贯穿全篇。

bckbet 6

【狗的隐喻】

这也可属于“机锋”一例。

Madam夸奖K办事得力,用的话是“attaboy 好孩子”,是常见的狗主人夸狗的话。

Luv在末节围剿K时,说他是“Bad dog 坏狗”。

Deckard现身时,一条老狗形影不离,连喝威士忌都有它的份。K问Deckard:“Is
it real? 它是真的么?” Deckard说:“I don’t know. Ask him.
我不知道,问他自己吧。”

K这个问题,实际问的是关于他自己。对么?

【手】

《银1》以充满“眼睛”这一视觉符号著称,续集中固然将其发扬光大(Wallace眼盲是致敬Tyrell杯戳瞎的双眼吧),更反复强调了“手”的元素。抬杠星人可以说,人身上就那么几个部件,不拍手拍哪?星星人说,视觉语言见仁见智吧。

Sapper捞起虫子的手,摸医疗包和手术刀的手。

Luv做指甲的手。

Joi感受雨水的手。

Madam被捏碎玻璃杯的手。

Mariette在食肆初见K就十指相交的手,以及之后公寓中虚实相映缠绵的手。

Wallace放着视觉增强装置不用,非要亲手感知对方面容的手。

荒漠中巨型雕像按在地上的手。

Deckard放到玻璃上的手。

当然,还有K捞住雪花的手。

【结语】

本片画面、音乐美轮美奂,剧情、表演堪称完美。是前作的完美续集,也是一部独立成篇的完美硬科幻故事。五星绝赞。

ps.1
这是我目前为止写过最长的一个标题,也是时间跨度最久的一篇。片子花了四次看完,文章写了至少一礼拜。带娃人的日常。

ps.2 为什么我最喜欢的两部Gosling片都以他腰中致命刀伤的长镜头结尾 [哭]

ps.3 老版《银翼杀手》篇末“泪在雨中”独白全部,及试译: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我曾目睹你们人类不会相信之事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战舰在猎户座肩畔燃烧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äuser Gate.
我望着C射线在坦豪瑟之门旁的黑暗中闪耀

bckbet,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所有那些时刻终将遗失在时光里,如泪水消逝在雨中

Time to die. 死期已至

ps.4 《Genesis》圣经旧约第一章《创世记》

ps.5
“K”这个名字来自编剧草稿中主角的名字“Kard”。“Joe”这个名字就是“无名氏”。

ps.999
本片绝对值得一刷再刷,最好带着老版《银翼杀手》一起刷。邪典电影就是充满可供反复玩味的细节。过度解读也罢,即使原作者并没这么想,有深度之处自然就会激发思考。这也是好电影魅力丰富之处吧。

2018.02.25

【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DF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