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在网上搜到了陈道明明叔为无间道3去台湾做宣传接受采访的视频。在采访中,明叔毫不讳言自己是电影的大陆标签,并称自己不为电影去大陆香港做宣传是因为“大陆不需要去,香港去了也没用”,自己来台湾也是被剧组盛情邀请,推脱不开。(话说明叔在宝岛人气很高,《康熙王朝》在台湾播出收视率超高。后来朱德庸拍《刺陵》找明叔也是为了他是台湾的“师奶杀手”)。由此可见,之所以找陈道明来拍一部经典港片的续集,其主要目的94为了大陆市场票房的商业考虑。
bckbet,        合拍片可以说已经是近些年来华人电影圈的大势所趋,越是大片越是明显。这主要是因为其巨额的投资必须得到市场的保证,所以大陆市场和港台市场都必须得到兼顾,才能够拉来投资。这一模式对于两岸三地的电影人的交流是有帮助的,但另一方面却也给电影的制作带来更大的挑战。而因此也出现了不少烂片。在台湾地区,情况还好一点,因为政治意识形态上的关系以及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政权的自尊心,台湾对他们的“国片”还是投入了不少,一批台湾本土电影人的坚守,也使得台湾本土电影在近些年还有《海角七号》、《艋胛》这样的优秀影片,而香港由于其本土市场的份额限制,几乎已经完全堕落,很难再看到一部优秀的原装港片。基本上部部都是和大陆的合拍片,近年来唯一算得上票房口碑都成功的港片只有一部《叶问》,不包括《叶问2》。尽管《叶问》是全香港班底,没有大陆演员(熊黛林应该算香港的吧,虽然是从大陆去那边发展的,但是其演艺活动都发生在香港),但制作方也抬出合拍片的大旗帮助自己卖票。而更多的合拍片,照我看来,却都死于了水土不服。其败笔之处往往在于一大群港星中一个大陆演员的格格不入,像《伤城》里的徐静蕾,还有本片里的高圆圆。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往往是本不对人,或者因人设本。电影本身的剧本故事设置9存在很大问题。例如《伤城》中的徐静蕾其角色MS是一个出生于澳门的富商之女,身上并没有什么大陆因素,论及对改角色的演员选择,其实应该有比徐静蕾更好的选项,但为了便于到大陆卖票,便选择了一个大陆女演员,而最后电影出来后徐静蕾的表演虽然中规中矩,不算失误,但是她一个人立在梁朝伟、金城武、舒淇中间总给人不搭调的感觉。这是本不对人,另外一个94因人设本。因人设本其实也有好的例子,譬如冯小刚的《非诚勿扰》,虽然是内地制作,但是舒淇在非1中的表现并不突兀,这是因为她所饰演的乃是一个大陆的空姐。空姐飞来飞去,在人们心中是属于很洋气的职业。所以舒淇的港台腔包括自身的气质并不会与角色冲突,反而她的美貌和诱人的气质与笑笑能吸引秦奋的“仙女”特点契合度很高。能做到这一点,应该说是导演和编剧的功劳。而本片中,高圆圆饰演的是一个从大陆来香港工作的白领,其角色设置9差了好多。明眼人一看9可以看出,这个角色的大陆因子是因为在选择了高圆圆或者确定女主角必须选择大陆演员之后才加上去的,女主角来不来自大陆其实对影片的进程毫无影响,换做一个香港本土白领也可以本片讲的又不是异地恋,所以在饰演这样一个角色之时,高圆圆和另两位主演的气场配合就不那么和谐。她的特质与角色并无契合之处,也就很难给人浑然天成的感觉。要数合拍片中能真正演好其他地区的人的角色,个人认为只有《霸王别姬》中的张国荣。但那主演是因为哥哥自身的刻苦和魅力,况且《霸王别姬》本身是汤臣电影公司为了斩获戛纳儿数年磨一剑的产物,其选角极其严格,选择张国荣是出于艺术考虑而并非商业考虑。可惜现在的合拍片尤其是港片选择大陆演员都是为了北上,其艺术性受商业性的牵制很大,所以常常是失败之作。而内地导演拍摄有港台演员参演的影片其质量9要好了很多,例如《天下无贼》。这其实不能归咎于香港导演实力不如内地导演,而主要是两地电影市场的不平衡所导致的。因为内地大陆电影票房市场是远大于港台的,内地导演并不需要过度地为港台市场考虑,只要内地卖好了9已经赚了。港台的票房是饭后甜点罢了,不是正餐。所以在类型片或商业片中,有合适的机会上几个港台演员并不是问题,配合的好不会突兀,况且不少港台演员在内地摸爬滚打十几年了,与内地演员的配合也是非常好,并不存在“水土不服”问题,例如苏有朋、刘德华说话都基本上没有港台腔了。而港片不同,即使在香港卖个满堂彩,除非是成本低廉的小制作,大片仅靠本地票房,赔钱是必然事实,所以北上争雄是极其重要的一环。所以大陆演员或大陆制作在班底中必不可少,并没有内地演员那样大的自由度。冯小刚可以在《大腕》里用关之琳,《天下无贼》里用刘若英。刘德华,但在《集结号》、《唐山大地震》这样的成名精心之作里面你9看不到港台演员的身影。港台这方面是吃亏很多。
        再回到《都市男女》本片之中,杜琪峰是香港大导演里最后一位北上的,他的国语也讲得最烂。刘伟强、陈可辛、关锦鹏早9与内地电影人有过多次合作,他却还是第一次。杜大佬的戏其实非常不错,黑帮警匪片尤其出色。当年看《PTU》真是惊为天人,后找《枪火》来看也是叹为观止。但这部他与内地合作的试水之作却难算成功。当然其质量还算可以,更有帅哥美女助阵,大家还是应该卖卖面子。毕竟港片困于香江一地是绝无出路,北上可以说是香港电影人的唯一选择,也许在今后,只有中国电影人,不再有香港电影人的称谓,这既可以说是香港电影的荣誉也是香港电影的悲哀。总而言之,希望香港导演们能够调整自己,少拍些烂片。尤其是那些大导演,王胖子本来9只管卖钱,不能苛求。但是尔冬升这样一位曾经凭《新不了情》让我热泪盈眶的大导演,请不要再拍《枪王之王》这样的年度绝顶烂片!

bckbet 1

香港新生代演员断层的问题早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稍微留心这一问题的观众都会发现,早在三四年前就已经有人说过,其中不乏一些知名的导演、演员以及各种电影圈的人物。比如尔冬升、梁家辉等人不止一次地提过这个问题。

香港的“麦庄组合”再度联手推出谍战电影《听风者》,这部电影已经累计票房超过2.5亿元,一洗2011年麦庄推出的古装大片
《关云长》票房惨败的耻辱。对于这部电影引起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争议,一种看法是这部电影太“红色”了,丧失了香港电影的特色,另一种看法就是这部电影太
“不红色”了,香港导演拍不了大陆谍战片。

2019 年 4 月 16
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女士宣布,中央相关部委颁布

只是这一问题到今天显得更加尖锐和突出了,尤其是在对比了两岸三地的新一代演员之后。大陆的新生代演员虽然大多都是冠以小鲜肉的名义出道,在演技和电影艺术水准上还有待提高,但毕竟还是出现了像董子健、鹿晗、黄轩等一批颇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而台湾相对而言也有柯震东、彭于晏、赵又廷等大家耳熟能详的新生代演员。

新世纪以来,许多香港电影人集体北上“淘金”,大量中港合拍片出现。观众普遍认为,香港电影人面对大陆审查制度和文化环境,很容易陷入左右不讨好的
境地,既丧失了港片原有的味道,又把握不准内地观众的欣赏习惯。尤其是那些主动“迎合”内地观众口味的电影,更引起人们的不满,因为从80年代开始港片就
已通过正式或非正式的方式流入大陆,吴宇森的时装枪战片、徐克的古装武侠片、成龙的喜剧功夫片、周星驰的无厘头电影等都早已成为内地观众念兹在兹的港片记
忆。

五项利好香港电影业界的措施

bckbet 2

于是,一批香港导演,如陈可辛、徐克、“麦庄”等积极争取大陆市场,在新的环境下,创作新式港片。陈可辛作为最早进入大陆的香港导演,在经历了《如
果·爱》、《投名状》的失败之后,其监制的《十月围城》获得票房与口碑的双丰收,而2011年的《武侠》则又毁誉参半。“麦庄”也是如此,他们通过《无间
道》一战成名,第三部《无间道》就采取中港合拍片的形式,之后拍摄的《伤城》在大陆的票房不好,带有香港特色的《窃听风云》创造了不错的票房,随后拍摄甄
子丹、姜文两位知名演员扮演的古装武侠大片《关云长》却走了麦城。选择《听风者》这一香港电影人很少拍摄的谍战故事,显然,麦庄冒了很大的风险。

董子健

谍战片是近些年在大陆电视剧、电影领域特别流行的样式,主要以国共暗战的故事为主。对于香港电影人来说,这些纠缠于中国现当代历史的故事相对陌生。
从《听风者》迄今为止两亿多的市场表现来看,这部中港合拍片还算成功。这部电影虽然改编自大陆作家麦家的小说《暗算》,但已经被“麦庄”精巧地拍摄为“香
港制造”了。如果把梁朝伟扮演的何兵看成香港人“北上”内地的隐喻,那么周迅扮演的妖娆多姿的老鬼则是香港人眼中的“大陆”,一个让何兵爱上却又无法占有
的女人。

这五项措施中,第一是香港人士参与内地电影业制作,不再作数量限制;第二是对于香港与内地合拍片,在演员比例上及内地元素上,不作限制;第三是取消收取香港与内地合拍片纳项申报费用;第四是香港电影及电影人可以报名参评内地电影奖项;最后第五项是香港电影企业在港澳地区及海外,发行推广优秀内地电影及合拍片,可申请内地提供的奖励。

但是对于香港而言,如果不是真的极其关注香港娱乐圈的观众,可能细细思考之后,还是脑子一片空白,除了陈冠希和余文乐相对年轻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名字了。

在《听风者》中,因为拥有特殊听力的何兵要被“劫持”到内地,参与到国共内战的大戏。这种想象国共内战的方式,与香港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中的特殊位置
有关。尤其是国民党败走台湾、共产党解放大陆之后,香港成为国共内战之外的飞地。在香港人的文化记忆中,国军和共军没有本质区别,香港人可以超然于外,不
介入、不偏袒任何一方。从这个角度看,“麦庄”选择何兵作为香港人的自指,还是很恰当的,他不过就是一个具有特异功能的奇人,是一个被共产党争夺、借用或
者“劫持”来服务于国共谍战的客体。所以,何兵的口头语不是“献身”、“为了”、“志愿”某些崇高的目标/口号,而是一种商品经济的“交易”和“讨价还
价”。

在国内,合拍片分对外合拍片以及国内合拍片两种形式。

很明显,现在看一部香港电影,主演不是“伟仔”、“华仔”,就是“辉仔”等,近年来上映的30多部港产警匪片,也几乎是铁三角“轮流坐庄”。香港新生代演员断层现象严重,已然成为不争的事实,香港影评人文隽就曾说过,“香港电影缺少接班人。”

bckbet 3

选择合拍,经济利益的驱动不容小觑。合拍片在内地除了不受进口配额限制,还能获得
43% 的净票房分账,远高于进口片 25%
的分账比例。对于香港电影来说,本土市场愈显狭小,而大陆电影市场在近十年迅速增长,更充足的预算、更大的发挥空间也是香港电影人北上的原因。

bckbet 4

相比《暗算》小说和电视剧,男一号无疑是地下党安在天,瞎子阿炳不过是安在天发现并呵护的对象。而《听风者》则把原有的安在天与阿炳的父子情深改写
为何兵对老鬼的爱恋或暗恋。“革命加恋爱”本来就是革命文学的经典桥段,何兵因为爱上老鬼而为国家服务,也情有可原。可是,周迅偏偏拒绝了何兵,正是这种
被拒绝的情爱在周迅牺牲之后,使得何兵发生了重要的转变,把对周迅的爱变成了一种超越性的升华之爱,最终在影像上出现了梁朝伟敬解放军军礼的画面,这在香
港电影中是绝少出现的场景。

拿 2018 年的数据举例,内地票房排名前 10 的电影中,《红海行动》与《捉妖记
2》都是大陆香港合拍片。不久前拿下 7 项金像奖的电影《无双》2018
年在内地收获超过 12 亿元票房,排名第 13,同样是一部合拍片。

扫毒铁三角

尽管《听风者》中地下党与大陆影视剧中不太像、国共之间的暗战更像香港电影中黑社会之间的火并,但是并不影响这些走进影院的年轻观众对于老鬼牺牲、
何兵自残并成功复仇的感动。其实,早在《听风者》之前,在美国的华裔导演李安拍摄的《色戒》、台湾导演陈国富拍摄的《风声》
都是谍战题材,而且与《听风者》相似,都选择女性作为正面人物、并最终让这些女特工献出生命。这些影片为成长于后革命时代的80后、90后们提供了一种进
入历史的情感方式。

一部分香港电影人之前并不认可合拍片的做法,他们认为这会失去香港电影本身的特色,但也有一些香港导演对这种模式表达了认可。

如果一定要细数一下如今已久活跃在大银幕上的香港男演员,这种断层的尴尬可能显得更加可怕。

曾参与《捉妖记
2》的编剧工作的香港导演陈咏燊去年接受采访时表示,“首先,我不是非常抗拒合拍片,如果可以选择,我当然想写一出自主的本土电影。如有合拍片邀请我参与,而又不违背自己的想法,我是接受的。”另外,他提到像《捉妖记
2》中大量的人物手绘需要花费大量制作经费,这是目前香港电影预算无法给到的。

首先,50后一代基本都处于半退休状态,其中以洪金宝(1952,两次金像奖影帝),成龙(1954),周润发(1955,三次金像奖影帝),任达华(1955),梁家辉(1958,四次金像奖影帝)为主。这些人要么是退居幕后,要么只是单纯的客串,要么拍一些明显是为了圈钱的电影,但依旧有着强大的票房号召力。

近几年活跃在大陆的香港电影人不少。

其次,60后应该是目前香港电影中的顶梁柱,人数最多,也最活跃。其中包括:刘德华(1961,三次金像奖影帝),黄秋生(1961年,两次金像奖影帝),张学友(1961),吴镇宇(1961),周星驰(1962),梁朝伟(1962,四次金像奖影帝),李连杰(1963),甄子丹(1963),刘青云(1964,两次金像奖影帝),郭富城(1965),黎明(1966),张家辉(1967,两次次金像奖影帝)。这一批人中,每一个人拿出来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香港导演林超贤在 2016 年的《湄公河行动》(11.84 亿,第 6)和 2018
年的《红海行动》(36 亿,票房冠军),新片《紧急救援》去年 11
月在厦门开机,讲的是中国海上救援的故事,预算达到 7 亿,是《红海行动》的
2 倍。

bckbet 5

另一位导演陈可辛在 2013
年凭借《中国合伙人》成为第一个拿到金鸡奖的香港导演,最新电影《中国女排》定档
2020 年大年初一,讲述中国女排 40 年奋斗历史。

张学友和刘德华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好奇怪下载吧。

70后则与60后比较相似,只是相对年轻一些而已,其中以古天乐(1970),吴彦祖(1974),陈奕迅(1974)为代表。

而80后,这个本该是香港电影接班人的一代,也本该是现阶段风头最劲的一代,却出现了巨大的断层。这和陈老师的摄影作品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其中谢霆锋(1980),陈冠希(1980),余文乐(1981)三位应该是香港这一代最靓丽的巨星,前两位完全是因为这一事件淡出电影圈。

bckbet 6

余文乐和谢霆锋

至于90后和00后,恕我孤陋寡闻,实在想不起来任何一个值得一提的香港演员。

如此细数之后才会发现,香港电影断层如此之严重。当然陈老师的事件只是一次偶然的灾难而已,香港电影断层的背后隐藏着更深层的原因。

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大陆电影市场的崛起以及合拍片的出现。如此一来,造就了无数香港导演和演员北上揾食,为了迁就内地庞大的电影市场,而放弃了港产片的特色,导致许多合拍片不伦不类,口碑和票房双双失利。

bckbet 7

《惊天破》剧照

另外,语言障碍虽然看似是个小问题,但却成为合拍片制作成本和时间大幅上涨的主要原因。许多香港演员不得不为内地市场而临时学习普通话,同时内地新生代演员纷纷上位,导致香港演员在合拍片潮流中,竞争力大不如以往,其在大银幕上出现的机会也就更少了。

最后,合拍片本来就是电影制作公司为了面向市场快速盈利的一种商业模式。所以这些电影一般极其保守地走大投资大制作,高票房大收益的路线。相应的,从导演到主演都会选择相对比较保险,具有票房号召力的,也就是上文所说的那批60后、70后老演员们。

bckbet 8

香港电影老面孔

如此一来,新人出头的机会就少。这个道理非常明显,看多了香港黑社会电影的观众肯定深有体会。新人要出头,当然要踩着老人的尸体上去。

比如黄百鸣就是认为合拍片的发展使电影人更重视内地观众的口味,因此也限制了香港新生代演员崛起。在他看来,近年香港导演集体北上,合拍片逐年壮大的趋势,也是令香港电影圈“新生代”机会减少,从而造成“人才断层”的原因之一,“合拍片要面对13亿人口的观众,观众层面广了,制作方向会转变,题材也要迁就内地观众口味。

bckbet 9

黄百鸣和周星驰

除了这个主要原因之外,还有一些看似“细枝末节”,但也同样重要的原因。比如纵横影圈30年的任达华就毫不客气地批评了新生代演员中存在的问题:“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要努力一点,别老是去喝酒,拍戏不能一个人带七个人来。年轻人就需要多看看电影、电视,多学习,增进自己的演技。最重要是有职业操守,拍戏不能迟到。”

在80年代的电影圈,无论新人还是大明星,凡事都是亲力亲为的。比如张国荣,去哪里宣传都是一个人,哪里有跟班的?就算周润发,也是到后期才多了他太太跟着他,并不会带10个、8个跟班的。现在随着经理人公司制度的兴起,新人过份受到保护,出外宣传后面也有大队人马跟着,这只会令新人独立性弱了,产生依赖性,不能独立处理问题。

bckbet 10

风华绝代张国荣

当然,这样的问题同时也存在于大陆和台湾的电影市场,基本上是当下整个电影圈子的现状。

除此之外,香港电影人还存在一个比较独特的问题,便是香港青年电影人注重得奖多过票房。比如商业片之王王晶就曾说过:“香港演员北上内地发展不是造成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不止是演员,就连中青年导演也是有这个问题。现在有的年轻导演太看重拿奖,所以避开拍摄商业片,这也有弊端。”

bckbet 11

《澳门风云3》剧照

虽然大家可能都不太看得起王晶拍的大烂片,比如《澳门风云》系列,很明显只是为了来圈个钱而已,但是王晶在培养新人和香港电影发展上确实付出了不少努力。而他所指出的,香港电影人卯足了劲为了获奖,而不是为了票房也确实是香港新生代演员断层的原因之一。

更可怕的是,即使如此,近几年也没见到在国际电影节上颇有建树的香港电影,反倒是大陆的部分小众艺术电影令人刮目相看。比如2016年的《路边野餐》、《长江图》,以及将在2017年公映的《不成问题的问题》等等。

bckbet 12

最后,香港新生代演员断层的问题早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而其背后的原因多种多样。只是香港电影曾经作为影响世界的存在,更是我们这一代电影爱好者的电影启蒙者,现如今却如此惨淡,颇有些不忍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