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著名女导演Jane
Campion自编自导。戛纳金棕榈得主(与《霸王别姬》并列)。票房口碑俱佳。
这其实是个《小城之春》式的红杏出墙的故事,但在细腻婉转的诉说下,竟变得凄美动人。如何引起观众对Ada这个人物的悲悯和共鸣,从而在道德上对其“背叛”的行为翻盘,是剧本成功与否的关键。本片中,Ada是个“哑女”,从苏格兰绕过半个地球被父亲远嫁到新西兰,这本身就容易唤起同情。影片从未揭示她在6岁时停止说话的具体原因,但女儿曾暗示这是她愤世嫉俗所致,而丈夫Stewart身上恰恰沾染了太多的世俗气,与充满野性原始自然的Baines形成鲜明对比。此外,Ada从小爱弹钢琴、视钢琴为灵魂伴侣乃至生命,这台与周围的蛮荒之地格格不入的精美钢琴简直就是她本人的化身。于是,在她初来乍到时两个男人对钢琴的态度也成为她感情天平倾斜的直接原因:Stewart先是抛弃钢琴、后把在桌上刻琴键当做精神有问题、直到拿钢琴换土地,在忽视Ada感受的同时,也深深伤了Ada的心;而Baines则带着Ada去海边弹琴、然后(设计)买下了钢琴、后又找工匠来校准音阶,自然赢得了好感。其实,Baines并不喜欢音乐,更不懂音乐,他只是喜欢Ada弹琴的样子,喜欢和她相处。这里面有情也有欲,有爱也有性。不管是压抑太久后的迸发也好,还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好,最终在一次次的钢琴课后,Ada不自知的已经爱上了这个大字不识的粗人。Baines的表白笨拙而真诚,他期望的是关心和在意,而非肉体的交易。退还钢琴的举动反而激起了外表冰冷但内心敏感的Ada的渴望和激情,她不顾一切的冲向Baines的小屋,飞蛾扑火似的投入这段不伦之恋。断琴键寄情书,就像随后的断指一样触目惊心,但她的目光中充满坚定和决绝。Stewart在最后时刻的成全带着无奈和心死,而Ada在得到对自己出轨的惩罚后获得了与爱人远走高飞的机会。她最后选择丢弃钢琴,表明她想与过去说再见;但多年来对钢琴的依恋,使得她在钢琴沉海的一刹那下意识的与之共沉。但她毕竟是热爱生活的,之前的种种不幸未让她轻生,现在有了新生活的契机,自然更不会。于是她挣脱了绳索,拥抱了生命,我们知道,她后来甚至开始练习说话了。
本片的构思很明朗,对女性内心的探究深入人心。关爱、性欲、性情、先入为主,大概可以用来解释Ada之于Baines的选择。至于女性意识觉醒之类云云,我认为未免过度解读了。
如果说《小城之春》中的丈夫又老又病死气沉沉,本片的Stewart其实蛮可怜的。他只不过不懂生活情趣,可是他改了啊;他只是有些大男子主义,可是谁没有呢?说白了,他只是觉悟的晚了点,又被邻居抢先了,结果就被戴了绿帽。话说Baines固然真心喜欢Ada,但在钢琴课上的举动未免有些猥琐,后来连他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本片还涉及对新西兰原住民毛利人的土地争夺,大概也能挣些同情分。
本片能得戛纳金棕榈,我感觉多少跟法国制片商有关。Jane
Campion也成为第一位获此奖的女性,但当时她在家待产而未能亲自领奖。此外,本片还获得了奥斯卡、金球奖、以及BAFTA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等提名无数。电影配乐的唱片卖出超过两百万张。
几位演员的表演无可挑剔。没有一句台词的Holly
Hunter横扫了奥斯卡、金球奖、BAFTA、戛纳最佳女主角,走上演艺生涯巅峰。多才多艺的她还亲自弹奏了片中的大部分钢琴曲,并负责教授手语。而此前只在学校芭蕾剧里演过一只臭鼬的Anna
Paquin则凭女儿一角一举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成为史上第二年轻的奥斯卡获奖者。

      因为老戏骨Harvey Keitel,看到了这部1993年上映获誉无数关于女性
的电影。
     前面部分凝滞的海滩镜头、舒缓的钢琴曲让我进入误区,以为这是一部讲述自然与生命关系题材的电影,比如《碧海蓝天》中那些平静无垠的蓝色大海特写;在这个心理误区中,我兴致勃勃的关注着电影中新西兰的自然风貌、毛利人的憩居生活。可整个120分钟的影片给我带来的是另外的非凡感受。随着女主角Ada与钢琴之间的故事展开,直到Ada样式古朴的金属手指敲落在另一架钢琴的白键上,我才缓缓呼出胸口悬着的那口气,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对“女性觉醒意识”的态度。
     虽有爱,但《钢琴课》不是一部可以简单归结于爱情题材的电影。扮演女主角Ada的Holly
Hunter有着一双托翁描述那样的眼睛:那双深邃、明亮的大眼睛(有时射出一束束温暖的光芒),的确非常美,虽然整个面孔不漂亮,但这双眼睛却常常使她比美还动人。钢琴被隐寓为哑女Ada的自我,而新丈夫将板条箱里的钢琴抛弃在海滩上,扼杀了Ada表现自我的途径;他带走Ada却将Ada的心留在别处。通过Baines的帮助,Ada回到钢琴处,弹奏影片主旋律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期间流露出的Pleasure让Baines倾心不已。Baines用八十英亩土地与Ada的丈夫交换来钢琴和受教钢琴于Ada的机会;再用钢琴一步一步换得和Ada欢愉以及唤醒Ada的女性感觉。觉醒的Ada去找Baines被丈夫发现,被木板条禁闭在家(导演很喜欢木板条这道具…..);丈夫原谅;Ada禁不住传情Baines,丈夫知晓,倔强的Ada被砍一指;理性的丈夫成全Ada和Baines。离岛的船上Ada将Baines执意带上的钢琴抛入大海时不慎坠海旋即生还,出水一刻竟然发出了生命的声响!然后幸福生活。钢琴则永葬于寂静沉默的海底坟墓。
Harvey Keitel在这部由女性导演Jane
Campion执导的作品中“沦为”替女性搬运那架象征着女性自我的钢琴的男性配角,担负着替Ada拆卸象征女性心理枷锁的钢琴包装板条箱的“古老使命”。片中的他有着《坏中尉》中一样健硕的体格——话说五十多岁的他还能有如此年轻的体型实在令人诧异!当Ada和她女儿小心的敲开他简陋屋子的门时,无所事事的他面对Ada去海滩的要求,从那抿着嘴唇说出简单的:不,我没有时间!阴郁、孤独的他说的这句话是这世界上所有宅男们面对MM们时形态的真实写照。
影片中新西兰的风景其它可以不说,有二处让人印象深刻:海滩和弯弯曲曲的山头。影片偏向黑白风格,有张宣传海报取的即是Ada和她的钢琴在黄昏中平静海滩上。影片中当Ada在黄昏中的海滩上弹奏板条箱中的钢琴时,Baines一次又一次回头凝视愉悦的Ada,背景中的大海卷着浪前来,裹着惬意的琴声退去;处在自如状态的女性对男性的吸引力是致命的,即使是沉默如Ada。Ada的女儿拿着她母亲传情的琴键去找她“父亲”,蹦蹦跳跳的走在那一串弧形、绿意黯然的山头上,让人恍然回到童年一般;镜头突然拉远,童年的感觉已然远去,却仍然历历在目,心中触动很大。
作品配乐由英国作曲家MichaelNyma所作,诸多文艺片中有着他的出色作品,《钢琴课》的主题曲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相当出名。电影中我觉得旋律非常熟悉,想不起来在哪听过,找来原声音乐单独聆听,竟然是飞机客舱里播放的登机音乐。想起有次听到乘务员在抱怨上一班的乘务员播放的音乐太“粗俗”,而同为女性《钢琴课》里的Ada却转投入粗俗、目不识丁的Baines怀抱,唏嘘一下。

电影《钢琴课》讲了一个爱情故事,一个婚外情的故事。婚外情总是引起争议,所以这片子的观念有些人很赞同,有些人很反对。本来看完电影没有什么太大感觉,看了几篇影评的褒贬不一,又想了想这部片子到底讲了什么:钢琴在影片中只是个意象,女主从小莫名地不愿意与外界交流,选择弹钢琴作为与外界交流的方式。与外部世界沟通是人在社会中存在的一个基础。因此,钢琴的象征意义是女主的生存基础。女主可以不要衣服、厨具,但不能不要钢琴。随着故事进展,男主Baines让女主教他弹钢琴,一堂课换回一个琴键。但每次课上,男主并没有学钢琴,而是慢慢为女主打开了通向新世界的大门。越深入的接触可以换回越多的琴键,但实际上钢琴对女主的重要性越来越小了。她开始渴望不通过钢琴与外界交流,当Baines把钢琴还给她后,她还是忍不住要来找Baines。她甚至卸下一个琴键作为定情信物!可彻底颠覆小时候建立的价值观是需要挣扎的,当女主被男二Stewart切断一根手指后,她应该经历了内心的激烈碰撞,断了指头、无法弹琴,就不能与外界交流,生命似乎不再有意义,钢琴连同自己最好都沉入海底、做个了断。当她被救起后,她获得了重生,开始像幼儿一样学习说话,Baines陪伴着她,不再需要钢琴作为交流工具。

《The Piano[钢琴课]》老婆可以买,爱情不行
by @xinl.ve 1005016

网上的资料显示,“《钢琴课》导演简·坎皮恩随着对剧本思考的深入,越发明白必须要有一个客体来赋予故事以特殊性。于是,她在诸多方案里选择了以钢琴作为客体。简·坎皮恩表示之所以选择钢琴,是因为钢琴不仅是文明的象征;而且从视觉上看,钢琴与新西兰土著人的生活也构成了鲜明的对照。”

Movie Rating:6-
要批评女人骄狂的话,是因为女人除了要求男人具有物质基础外,还要具有对女人心洞若观火的超能力。世间太多怨妇剩女的原因是男人总是不完美,于是有女子想出在A君家吃用,在B君家就寝的笑话。按爱情死多分子连岳的说法,不怪女人,要怪是男人修炼的不够。没钱的穷小子需要去挣钱,有了点小钱的男人需要培养气质,学会用爱去理解女人,总而言之坚信爱是一定存在且必将降临于虔诚的信徒。

从这个角度看,把钢琴解读为一个意象应该没有大问题。所以《钢琴课》是不是讲了一个爱情故事呢?如果是爱情故事的话,再次证明“真正喜欢的人,是能让你对他/她敞开心扉,他/她为你打开通向新世界大门的人。”

给《The
Piano[钢琴课]bckbet,》评分低,主要是因为三个主要人物太让人纠结了,特别是女主人公Ada。伴随着惹出无数是非的钢琴沉入海底,对死者和凄美的结局就不再好评判什么。女性编导Jane
Campion怕把电影结局变得太过灰暗,让Ada在沉入深渊之时挣扎出来,从此Ada和George
Baines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有情人终成眷属,那还有什么值得纠结?能弹奏出美丽音乐的Ada失去了手指,Baines先生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后来他和Ada新的安居地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做法,实际中二人到新的环境重新开始要艰难很多),寂寞的Stewart先生心碎了。

再说一点争议,就是女主为什么喜欢外表粗鲁情欲强烈的男主Baines,却不喜欢斯文有礼也关心她的男二Stewart?其实根据“真正喜欢的人”的准则便可知缘由。影片中也给出了多处对比。
(1)Stewart拒绝将衣服和厨房用具扔掉,而宁愿把女主深爱的钢琴留在海滩上;Baines在女主的央求下带她去海滩找钢琴,并观赏她的演奏而迷恋上她。
(2)Stewart不顾女主反对,以钢琴换土地;Baines主动将钢琴还给女主。
(3)Stewart看到女主在刻有键盘的桌子上弹奏,怀疑她精神有问题;Baines虽然也不懂音乐,但他欣赏弹钢琴的女主。
(4)Stewart一怒之下切断了女主弹钢琴的手指;Baines教丢弃了钢琴的女主说话。

三人行的结局注定没有出路。事发之前的Ada拥有着Stewart先生一定的尊重和宽容,但的确是缺少心灵的伴侣。说是教授Baines钢琴,实际上是Baines表示着对Ada的欣赏。体会到高山流水情感的Ada这时就是出于一个混乱的困境之中——和大部分向连岳写信的女性一样。有情饮水饱,连岳肯定会站在Ada一边,离开Stewart与Baines生活在一起是不二选择。老婆可以买,爱情不行,Ada不必留恋重利轻“别离”的Stewart。但Stewart先生真得错在以为花钱买了Ada,就可以控制Ada么?暴怒状态之下的Stewart伤害Ada是他最严重的错误,不能理解钢琴(也意味着音乐,人的修养)之于Ada的重要性只不过是普通人的人生短板,并非可以控诉Stewart的罪证。Stewart不是没有试着去理解Ada,从开始以为Ada木讷,到最后逐渐产生爱意,不以强迫的方式亲近Ada,“一定”的尊重和宽容正是如此。因为爱,所以宽容恋人犯了错。若信任收获了背叛,恨是正常的反应,Stewart的方式只是太过极端。把错误铸成后的他,选择放手,不是不爱,正是因为爱才放手让Ada离开。

把悲伤、不快统统都说出来,就不会那么累,那么痛苦。口不能言的Ada,是她自己选择不愿意说话,看她用摔东西的方式表达愤怒时,觉得很难受。为什么不把自己内心的感受“说”出口,言语交流比用钢琴传递情绪要畅通的多,要是她乐意一点,与Stewart之间就不会有那么多问题,原本凄美的结局和Ada受伤的状况都不会出现,电影就不会让人觉得心绪难安。

吃喝拉撒睡,人要过日子容易,要过得有那么点意思,值得回忆,爱情是居家旅行必备之良药。法律名义下的婚姻,世俗生活中的家庭,不是爱情产生和存在的理由,从《The
Piano》的不幸来看,爱情是心灵伴侣之间的牵挂,Ada和Baines之间存在,和Stewart之间来不及生长。

爱的缺乏和珍贵造成了迷失在半路上的旅人甚多,“我爱问连岳”的生意一直不错。拿Ada问下连岳,会有更好的解决方式么?

The.Piano.1993.720p.BluRay.x264-AVCHD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