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部影片让我真正体会到怎样称的上宗师.谢谢!

    甄子丹与成龙等该是同代人,但他真正大红还是在成龙等人的淡出影坛.所以说他是蹿红就是因为他在近几年才真正拥有巨星头衔.而把他推上事业颠峰的是<<叶问>>.<<叶问>>的成功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就是偶像与宗师的再造.

种种原因在《叶问3》上映半月后才去看了,各种评论俱全,我想说的是从这个系列第一部起就令人印象深刻的某点:一代宗师叶问每每比武都是有礼有节、先礼后兵,他身上几乎有些刻板的武学礼德规范处处闪耀着中国礼义精神的光芒。
“宗师”的名号从来都不是自颁的,就像正宗咏春不是靠一块牌匾就能号称一样。叶问生逢乱世,从藉藉无名到一代宗师,靠的是拳头和礼义垂范。每一场比武中,“礼义仁智信、温良恭俭让”的中华美德都凝聚于叶问一身,让人看到武学大师的风范。《叶问1》到《叶问3》,从民族大义到回归家庭,叶问由始至终都是一个谦卑的人,谦卑到有些固执的形象和当下浮躁社会形成了对比,云淡风轻,从不张扬,但识他的人都爱他敬他。
将叶问的传奇人生呈现于大银幕,武戏自然是最大卖点,但其体现的内在涵养才是叶问之所以为一代宗师的内因。从富足之家研习咏春只为强身健体自娱自乐,到国仇家恨流亡香港,开馆授徒将咏春拳法发扬光大广播四海,叶问人生际遇的变更与咏春拳法的传承,正是一代宗师的蜕变史。
《叶问3》的主题承袭了中华武术的最高境界“修心”。与费兰奇和张天志,他们身上都体现着习武者的人格尊严。费兰奇与叶问虽未分胜负,却坚守三分钟之约,不再纠缠不休。叶问胜出后欲悄然离去,张志天痛砸牌匾并自断其路说:“我不是败不知耻的人!”这都是“礼”的表达,叶问向各位武林高手介绍自己时总不忘加上一句“师承陈华顺”、打败对手时的手下留情都展现了一个习武宗师的礼德。
叶问并不认为“赢了就是一代宗师,输了就要被踩在脚下。”他曾说:“输和赢是相对的,或者说输赢不是最重要的事。”武艺高超,谦逊过人,如此境界的叶问已经是胜者,对他人的尊重和深植于心中的“武德”,让叶问赢得了对手的尊敬。
 
作为系列功夫片,《叶问3》在动作设计上超越前两部,袁和平作为一名享誉国际的武术指导的确是宝刀未老。本片在拳术之外,更是在最后叶问与张天志咏春正宗的对决中奉上了咏春拳长桥短桥,六点半棍与八斩刀的超级大战,在大银幕效果下令人人大开眼界。
有血有肉才是真叶问。除了传达中华民族礼义为先的精神,影片更细致展现了一个男人对于家人的暖心的责任感。在《叶问》系列前两部将大篇幅聚焦国仇家恨之后,《叶问3》开启了叶问的中年篇章,从超级英雄到一个普通男人的生活,他也成为市井巷陌需要守护妻儿的传统男人。当得知妻子张永成罹患癌症,更是从宗师回归丈夫,陪老婆跳舞看电影、瞧病买药守在榻前讲笑话,叶问与张永成平平淡淡的相伴相守恰恰戳中了我作为一名女性观众的内心。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却也需返璞归真重拾家与爱,在《叶问3》中,无论是叶问为救子下跪叩头,还是为妻学舞都能看出他爱家的情怀,正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普通老百姓的叶问可谓近乎完美的完成了“修身齐家”。在我看来,他与妻子的夕阳下的温情,满分。
叶问放弃了与号称正宗咏春传人的张天志的那场世纪之战,不是逃避,更不是怯懦,
因为癌症确诊的张永成时日无多。曾一心铲奸除恶、无暇顾家的叶问,才明白到自己最遗憾的事,是没有花更多时间好好陪伴妻子。在医院翻报纸的叶问,读了报上的一段笑话给永成听:“某人跟大家说怕老婆的坐到左边,结果大家都坐了过去,只有那人没动。大家问他为何不坐过去,他说,‘我老婆不准我去人多的地方’。”听完,永成问:“那你怕不怕老婆?”叶问答:“一时时啦。”让人想起始自第一部时他的名言:“这世界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在女性眼中,比起《导火线》、《杀破狼》系列凶狠暴戾的甄子丹,《叶问》里隐忍、爱家、温和的甄子丹更让人动容,他在用生命去演这个系列中的叶问,从1930年代打到1950年代,从中国大陆打到香港,塑造出故事里一个时代的天下无敌。放下伟光正的民族大义,叶问是一个平凡的好丈夫,一个有礼有义大丈夫。他是个有爱的仁者,也是一个真英雄。

叶问是今年看过最有意义的一部打片。打片的精髓不在于男主角在舞台上多少次挥舞起他的拳脚,一次打败多少敌人。更在于他对观众内心中的“激打”。

用气定神闲来形容坐在凳子上微笑的叶问再恰当不过了.甄子丹在本片中的演绎如蝶蛹般的蜕变.以前的他是用动作在拍戏,自从开始扮演叶问这个角色之后,他是在用心来演戏了.不免让人有些欣慰.从此之后他的演艺道路又上了一个层次.

    实际上,
叶问和李小龙构成了香港功夫片的一对辨证关系,也就是偶像与宗师在电影中的轻重关系.在李小龙之前的片中,大概是关德兴的黄飞鸿时代,
黄飞鸿是一代宗师,关于他的电影在当时的大热正说明观众对于他的追捧,虽然关德兴老先生是首屈一指的好演员,但他的号召力显然不如所演的人物来得强.那时,是宗师左右电影的年代.

我有礼了,您随意 《叶问3》传递的礼义精神
文 蒋珈伊
<图片1>

何为英雄?英雄无关于你是否打退了很多敌人,是否有枪有部队有政权。英雄就是在危难中能放下妻儿,抛开小我世界面对整个摇摇欲坠的世界;英雄就是太平盛世能以武德为重,乱世能自觉站出锄强扶弱弘扬正义;英雄就是在看到同胞被无辜杀害后,能作为一个中国人义愤填膺站出来给敌人以痛击;英雄就是在看到一个麻木的民族站在危亡边缘的时候,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牺牲来唤起一个民族的觉醒;英雄就是即使对方以自己生命来威胁,仍能不卑不亢大义凛然地弘扬一个民族的气节。

当看到擂台上的叶问一拳一拳打向对手的时候,画面的切换,叶问的眼神,气氛的感染,那最后一刻,他没有至对手于死地,而是感觉那样就可以了,一代宗师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那一刻,我是饱含泪水的,因为愤怒么?不是,因为痛快么?好象也不是.只是因为感动而留泪.

    等到李小龙的出现改变了这样的格局,实际上李小龙的电影在我看来更近似于奇观电影,他的代表作中故事讲得好的很少,都很单薄.但观众显然对那些惩恶扬善的故事看腻味了,他们真正的口味在于李小龙的闪电身手和恣睢猫吼.由此,中国功夫最高的偶像诞生了.

何为宗师?宗师无关于你是否打遍天下无敌手,是否收了很多徒弟。宗师就是在你打败了对手之后,仍然可以保持低调谦逊;宗师就是在弱者受到强者欺凌时,勇为锄强扶弱并教会弱者自保之术。宗师不在于你打败了多少人,而在于你感化多少人,增强了多少人。

回到宗师这个题目,让我想起<<霸王别姬>>上一个片段:两个小学徒逃出戏班时刚好看到剧目上演,当他们看到角儿在台上被众星捧月般的时候泣不成声,哭着说:’他们吃了多少苦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成角儿啊?’要想成为一代宗师,必定要经历人生的历练.中国的武术不光有武,还有术.这个术我理解的就是武德.剧中叶问曾开导自己的徒弟:贵在中和,不争之争.练武是为了强身健体,修身养性.不是为了持强凌弱,争名夺利.但现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有几人能了解导演的深意?

    但时代完全不一样了,这是一个将总是变成偶像,而将偶像更加偶像的时代,
李小龙的时代再不会回来,那时的功
夫尚担负着文化的使命,现今则完全屈从于消费的驱使中,梁朝伟的”叶问”正是很好的证明,当中国最具文艺气质的男演员成为一代宗师的时候,只能说明宗师已经不单被历史标榜,也在消费的银幕上一再被定义,直到人们开始厌倦,忘记了他是宗师.

何为男人?男人无关于是否有大把钞票,是否有漂亮老婆,是否有远近闻名的名声。男人就是在妻子儿女受到危险的时候,能毅然站出不惜任何代价保护他们的安全;在金山找的野蛮挑衅下,能让妻儿回避后再出手;男人就是能在兄弟遇困难时,能不惜代价的站出来帮助他;男人就是在老婆妻儿饿肚子的时候,放下自己的面子出去赚钱养家糊口。

“人虽然有地位上的高低,但人的本质没有贵贱之分.”这个就不必多说.

    几年前李连杰曾有<<霍元甲>>,影响不如<<叶问>>就在于人物本身的故事已经太多,而演员也不是当年的黄金时代.相反,<<叶问>>是一个全新的人物和故事,
甄子丹也是一个新的巨星.<<叶问>>的电影完成了对宗师和偶像的双重制造,一个新的宗师被一个新的偶像来演,功夫片似乎又回到宗师与偶像的结合时代.

叶问是一部好电影,他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一代宗师,虽然有时候太过于猥琐,只求保全妻儿的世界,但在朋友、佛山、民族最需要他的时候,每一次他都会站出来。在这一点上,他才能是一个男人、一个宗师、一个英雄。

“你觉得是决胜负重要还是和家人吃饭重要呢?”

    <<叶问>>前传一完,对于”
叶问”这一题材来说应该是个终止,剩下的就是等待话题的时候,<<
叶问>>的时候总有人关心是否会出现李小龙,如今再拍<<李小龙>>,开始关心叶问是否会出现了.这说明叶问从宗师变成了一个偶像,一旦宗师被说得太多了,我们容易忘记他的真实价值,而只关心他的种种”复生”了.

电影中最让我愤怒的是,日本兵完全不讲道理的野蛮残忍地霸占了中国的领土,蹂躏了中国人民;最让我心痛的是,面对内忧外患的国家,非但没有人能带领大家站出来,反而有人做了强盗给国民雪上加霜;最让我同情的是,李钊忍辱负重为了养活自己的家庭,苟且地工作在日本人脚下;最让我鼓舞的是,叶问在被以生命的威胁下,仍然决绝地打败了三浦,为中国人争了一口气;最让我感动的是,在叶问被枪击之后,大家终于都团结地站在了一起,瞬间击垮日本兵。

看着宗师回家时轻快的脚步,心中不禁感慨万分.我希望我以后也能这样,就算完成了再艰巨的事情,仍然要记得自己肩负的最基本的责任.仍然要记得那些爱我的人.

    但李小龙非但有真功夫,更是自成大家,除了自闯功夫外,对于功夫更是上升到文化与哲学的境界,可以说他也是一代宗师,只是他的光芒太强,以至功夫明星的身份掩盖了一代宗师的定位,在李小龙身上完成了偶像与宗师的结合.

    功夫片到了成龙和李连杰则完全进入了偶像时代,他们的武术不再单单具有发扬光大传统文化的使命,被观赏的功能也日益显见.所以成龙和李连杰成为功夫巨星,是票房保障,虽然他们也演过作为宗师的黄飞鸿等人,但都是偶像光环的光圈而已,宗师单作为叙事的元素,更大的诱惑仍是成龙和李连杰的武打.
     
    成龙和李连杰之后,功夫片趋于没落,当宗师被叙述已尽,偶像又已归去的时候,功夫片的存在根基完全动摇,式微成为必然命运.甄子丹的蹿红改变了这个历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