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  介
  一架英国飞机在飞越撒哈拉沙漠时被德军击落,飞机上的机师面部被全部烧伤,当地的人将他救活后送往了盟军战地医院。这个机师由于受伤,不能想起自己是谁,因此只被叫做“英国病人”。
  护士汉娜是战地医院的一名护士,战争使她失去了男友麦根,在伤员转移途中由于误入雷区,又失去了最好的朋友珍,这使她身心交瘁。于是她决定独身留下来照顾那个“英国病人”。这是意大利的一个废弃的修道院,远离战争的喧嚣,显得宁静而闲逸,“英国病人“静静的躺在房间的木床上,窗头的一本旧书渐渐唤起了他的思绪…
  匈牙利籍的历史学者艾马殊伯爵跟随探险家马铎深入撒哈拉沙漠进行考察,在那里,他结识了“皇家地理学会”推荐来帮助绘制地图的“飞机师”杰佛和他美丽的妻子嘉芙莲。嘉芙莲的风韵和才情深深地吸引了艾马殊,并对她产生了无法抗拒的爱慕之情。杰佛由于回开罗筹集资金,留下嘉芙莲和考察队一同进行考察,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共同发现了沙漠深处的绘有原始绘画的洞穴,同时,嘉芙莲对机警、智慧、幽默的艾马殊也产生了好感。终于,一场激情不可避免的爆发了,嘉芙莲倒入了艾马殊的怀抱,不尽的温存使艾马殊深陷情网而不能自拔。然而,身为有夫之妇的嘉芙莲深知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爱情,尽管她深爱艾马殊,但她无法逾越道德的屏障,最终,她决定与艾马殊分手,这深深地伤害了艾马殊。
  由于英国对德宣战,马铎也要回国,留下艾马殊在沙漠继续他在原始人山洞的考察。在一次杰佛驾驶飞机来接艾马殊时,飞机降落出了事,杰佛当场死去。而同机的嘉芙莲也受了重伤,艾马殊抱起嘉芙莲将她送往山洞,嘉芙莲此时向艾马殊道出了自己一直都在深爱着他。
  艾马殊要拯救嘉芙莲,可是那里没有人烟,他必须步行走出沙漠求救。他将嘉芙莲安置在山洞里后,对他许诺一定会回来救她。
  然而,当走出沙漠的艾马殊焦急地向盟军驻地的士兵求救时,却因为他的态度和名字被当作德国人抓了起来,并送上了押往欧洲的战俘车。
  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心挂嘉芙莲的艾马殊焦急万分。他终于找机会逃了出来,此时,对他来说,没有比救嘉芙莲更重要的事了,情急之中,他用马铎绘制的非洲地图换取了德国人的帮助,用德国人给的汽油驾驶着马铎离开时留下的英国飞机返回山洞。他没有违背诺言,可是,时间已过去太多,嘉芙莲已在寒冷中永远地离开了他…
  在照顾“英国病人”的日子里,汉娜结识了印度籍的拆弹手基普,并产生了爱情,在战争的阴影下,他们的爱情显得谨慎而克制。就在此时,战争结束了,然而,死亡并没有结束,身为拆弹手的基普,注定还要无数次地面对死亡。汉娜理智地和奔赴雷场的基普人分手了。由于艾马殊将地图交给了德军,使德军长驱直入开罗城,直捣盟军总部。马铎得知后深感愧对祖国,饮弹自杀。为盟军效力的间谍“会友”被切去了手指,使他对艾马殊充满憎恨,他通过打听找到这座修道院,想复仇杀死艾马殊,可当他听了艾马殊的故事后,却又无从下手。艾马殊决定了结束自己的生命,汉娜深深地理解他,协助他离开了这个世界,追随他的爱人去了。汉娜也要离开修道院了,她怀抱着艾马殊留下的那本旧书,回望绿荫影中的修道院,心中无比的平静……

作者:王来扶

二战期间,一架英国飞机在飞越撒哈拉沙漠时被德军击落,飞机上的机师面部被全部烧伤,当地的人将他救活后送往了盟军战地医院。由于受伤,这个机师丧失了记忆,不能想起自己是谁,因此只被叫做“英国病人”。
法国和加拿大血统的护士汉娜是战地医院的一名护士,战争使她失去了男友麦根,在伤员转移途中由于误入雷区,又失去了最好的朋友珍,于是善良的汉娜决定独自留下来照顾这个“英国病人”。
这是意大利托斯卡纳的一个废弃的修道院,远离战争的喧嚣,显得宁静而闲逸,“英国病人“静静的躺在房间的木床上,窗头的一本旧书渐渐唤起了他的思绪…
匈牙利籍的历史学者拉兹罗·德·艾马殊伯爵跟随探险家马铎深入撒哈拉沙漠进行考察,在那里,他结识了“皇家地理学会”推荐来帮助绘制地图的“飞机师”杰佛和他美丽的妻子凯瑟琳·嘉芙莲。嘉芙莲的风韵和才情深深地吸引了艾马殊,并对她产生了无法抗拒的爱慕之情。杰佛由于回开罗筹集资金,留下嘉芙莲和考察队一同进行考察,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共同发现了沙漠深处的绘有原始绘画的洞穴,同时,嘉芙莲对机警、智慧、幽默的艾马殊也产生了好感。
终于,嘉芙莲倒入了艾马殊的怀抱,不尽的温存使艾马殊深陷情网而不能自拔。然而,身为有夫之妇的嘉芙莲深知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爱情,尽管她深爱艾马殊,但她无法逾越道德的屏障,最终,她决定与艾马殊分手,这深深地伤害了艾马殊。
英国对德宣战,马铎也要回国了,留下艾马殊在沙漠继续他在原始人山洞的考察。已经察觉的杰佛一直保持着着绝对的沉默,当他驾驶飞机来接艾马殊时,伤心的杰佛欲驾机撞向艾马殊……杰佛当场死去,同机的嘉芙莲也受了重伤,艾马殊抱起嘉芙莲将她送往山洞,嘉芙莲此时向艾马殊道出了自己一直都在深爱着他。
艾马殊要挽救嘉芙莲,必须步行走出沙漠求救。他将嘉芙莲安置在山洞里,对他许诺一定会回来救她。然而,当走出沙漠的艾马殊焦急地向盟军驻地的士兵求救时,却因为他的态度和名字被当作德国人抓了起来,并送上了押往欧洲的战俘车。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心挂嘉芙莲的艾马殊焦急万分。他终于找机会逃了出来,此时,对他来说,没有比救嘉芙莲更重要的事了,情急之中,他用马铎绘制的非洲地图换取了德国人的帮助,用德国人给的汽油驾驶着马铎离开时留下的英国飞机返回山洞。他没有违背诺言,可是,时间已过去太多,嘉芙莲已在寒冷中永远地离开了他…
在照顾“英国病人”的日子里,汉娜结识了印度籍的拆弹手基普,并产生了爱情,在战争的阴影下,他们的爱情显得谨慎而克制。就在此时,战争结束了,然而,死亡并没有结束,身为拆弹手的基普,注定还要无数次地面对死亡。汉娜理智地和奔赴雷场的基普人分手了。
bckbet,由于艾马殊将地图交给了德军,使德军长驱直入开罗城,直捣盟军总部。马铎得知后深感愧对祖国,饮弹自杀。为盟军效力的间谍“会友”被切去了手指,使他对艾马殊充满憎恨,他通过打听找到这座修道院,想复仇杀死艾马殊,可当他听了艾马殊的故事后,却又无从下手。
艾马殊决定了结自己的生命,汉娜深深地理解他,协助他离开了这个世界,追随他的爱人去了。
汉娜也要离开修道院了,她怀抱着艾马殊留下的那本旧书,回望绿荫影中的修道院,心中无比的平静…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59692687.html

每个人都有一种“病”,一种你患了很久,却无法根除,也或许是不愿意根除的“病”。

◎幕后制作
  改编自著名作家迈克尔·翁达杰的同名小说。这是一部史诗般的爱情电影,影片以时空交错和两个爱情故事交叉的蒙太奇方式展开。
影片
  《英国病人》改编自侨居加拿大多伦多的著名作家迈克尔·翁达杰的获奖同名小说。这是一个以战争和沙漠为背景的跨越时空的爱情悲剧。影片耗资2700万美元。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意大利、法国、德国、突尼斯以及联合国的200人参加了影片的摄制工作。影片在穿梭尼斯境内的撒哈拉沙漠实景拍摄,画面壮观、绚丽,堪与《阿拉伯的劳伦斯》媲美。
  影片以时空交错和爱情主题交叉的蒙太奇方式展开对故事的叙述,过去与现在,爱情与战争,回忆与现实,错落有致,条理分明,并不琐碎。整部影片在过去的世界与现在的时间里来回穿梭,彼此衔接非常自然。现实与回忆有机地融合成一幅绚丽的历史画卷,既气势磅礴又细腻动人。个人的命运和遭遇放在推至远景的历史框架中,淋漓尽致地抒发着人类最内在的情感,喷发出强烈的爱恨交织的情感洪流。
  故事是以战争为背景的,但这里并没有英雄或圣人:为了爱情挺而走险的欧洲贵族,擅离组织的英军护士,内心充满矛盾的锡克工兵,被砍掉手指的双重间谍……受到战争重创的人们都有一种超越的渴望。所有影片中的人们都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片中的动人之处正是对人类心灵和细微感情的描述:从奥马殊和嘉芙莲对爱的热情追求,到哈娜和基普因怕受到伤害而对爱的回避,其间充满了人性美的瞬间。影片结尾奥马殊抱著情人的尸体痛哭的场面令人震憾,它似乎表达了一个人对整个世界的抗衡。影片重要价值在于它对人性道德冲突的深思,这种冲突不单单是爱与道德的冲突,而是人与观念——即民族主义,主流道德标准,政_治思想等等意识形态的冲突。影片在这一点上是立场分明的,即它突出了“人”的重要性。求。在人性面前,在爱面前,一切地图上的疆界都显得多么渺小。
  该片获得了第69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最佳摄影、最佳剪辑、最佳电影配乐、最佳音乐、最佳美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9项大奖。并获英国演艺学院最佳影片、最佳女配角、最佳剧本、最佳电影配乐、最佳摄影、最佳摄影6项大奖和金球奖最佳影片、最佳电影配乐2项大奖。

我坐在电脑旁边,一动也不动,眼睛紧紧都盯着屏幕,希望不要错过任何细节。就这样,我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将近三个小时。当片子最后工作人员字幕开始逐个出现时,我才站起身,去倒了杯水,清清干燥的嗓子。
  
  [一]
  这部电影叫《英国病人》(1996),被当今国际影坛称誉为二十世纪末探求人类心灵饥渴的一出“道德剧”。
成为继 《日瓦格医生》 《阿拉伯的劳伦斯》 《宾虚》等片之后,
又一部电影史诗巨片
。并获第69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最佳摄影、最佳剪辑、最佳电影配乐、最佳音乐、最佳美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9项大奖、获英国演艺学院最佳影片、最佳女配角、最佳剧本、最佳电影配乐、最佳摄影、最佳剪辑6项大奖获金球奖最佳影片、最佳电影配乐2项大奖。
  安东尼 明格拉,被人称“彻底成为了英国史诗影片名导大卫
里恩之后,世界影坛上面史诗类型影片里面,差不多仅有的一柄火种。”他的另一部广获称赞的作品是1999年的《天才瑞普利先生》。
  影片根据加拿大作家迈克尔
翁达杰同名小说改编拍制的。原小说我并没有读过,但家里藏有翁达杰的另外一本小说:《一轮月亮和六颗星星》。高中时买的,至今还记得部分情节。
  
  [二]
  漫漫黄沙,空寂,辽阔,苍凉。一架孤零零的飞机出现在撒哈拉沙漠上空,然后被德军击落。
  影片就这样开始了。
  飞机上的机师面部被全部烧伤,当地的人将他救活后送往了盟军战地医院。这个机师由于受伤,不能想起自己是谁(或者说不愿意回忆自己是谁),因此只被叫做“英国病人”。
  护士汉娜是战地医院的一名护士,战争使她失去了男友麦根,在伤员转移途中由于误入雷区,又失去了最好的朋友珍,这使她身心交瘁。于是她决定独身留下来照顾那个“英国病人”。这是意大利的一个废弃的修道院,远离战争的喧嚣,显得宁静而闲逸,“英国病人“静静的躺在房间的木床上,窗头的一本旧书渐渐唤起了他的思绪…

  匈牙利籍的历史学者艾马殊伯爵跟随探险家马铎深入撒哈拉沙漠进行考察,在那里,他结识了“皇家地理学会”推荐来帮助绘制地图的“飞机师”杰佛和他美丽的妻子嘉芙莲。嘉芙莲的风韵和才情深深地吸引了艾马殊,并对她产生了无法抗拒的爱慕之情。杰佛由于回开罗筹集资金,留下嘉芙莲和考察队一同进行考察,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共同发现了沙漠深处的绘有原始绘画的洞穴,同时,嘉芙莲对机警、智慧、幽默的艾马殊也产生了好感。终于,一场激情不可避免的爆发了,嘉芙莲倒入了艾马殊的怀抱,不尽的温存使艾马殊深陷情网而不能自拔。然而,身为有夫之妇的嘉芙莲深知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爱情,尽管她深爱艾马殊,但她无法逾越道德的屏障,最终,她决定与艾马殊分手,这深深地伤害了艾马殊。
  由于英国对德宣战,马铎也要回国,留下艾马殊在沙漠继续他在原始人山洞的考察。在一次杰佛驾驶飞机来接艾马殊时,飞机降落出了事,杰佛当场死去。而同机的嘉芙莲也受了重伤,艾马殊抱起嘉芙莲将她送往山洞,嘉芙莲此时向艾马殊道出了自己一直都在深爱着他。
  艾马殊要拯救嘉芙莲,可是那里没有人烟,他必须步行走出沙漠求救。他将嘉芙莲安置在山洞里后,对他许诺一定会回来救她。
  然而,当走出沙漠的艾马殊焦急地向盟军驻地的士兵求救时,却因为他的态度和名字被当作德国人抓了起来,并送上了押往欧洲的战俘车。
  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心挂嘉芙莲的艾马殊焦急万分。他终于找机会逃了出来,此时,对他来说,没有比救嘉芙莲更重要的事了,情急之中,他用马铎绘制的非洲地图换取了德国人的帮助,用德国人给的汽油驾驶着马铎离开时留下的英国飞机返回山洞。他没有违背诺言,可是,时间已过去太多,嘉芙莲已在寒冷中永远地离开了他……
  在照顾“英国病人”的日子里,汉娜结识了印度籍的拆弹手基普,并产生了爱情,在战争的阴影下,他们的爱情显得谨慎而克制。就在此时,战争结束了,然而,死亡并没有结束,身为拆弹手的基普,注定还要无数次地面对死亡。汉娜理智地和奔赴雷场的基普分手了。
  由于艾马殊将地图交给了德军,使德军长驱直入开罗城,直捣盟军总部。马铎得知后深感愧对祖国,饮弹自杀。为盟军效力的间谍“会友”被切去了手指,使他对艾马殊充满憎恨,他通过打听找到这座修道院,想复仇杀死艾马殊,可当他听了艾马殊的故事后,却又无从下手。
  艾马殊决定了结自己的生命,汉娜深深地理解他,协助他离开了这个世界,追随他的爱人去了。
  汉娜也要离开修道院了,她怀抱着艾马殊留下的那本旧书,回望绿荫影中的修道院,心中无比的平静……
  
  (请原谅我对影片不厌其烦地进行情节介绍,因为《英国病人》实在是一部不亚于《乱世佳人》的爱情与战争相融的史诗巨片,而且我对导演奴驾电影语言的功力佩服至极。)
  
  [三]
  影片以时空交错和爱情主题交叉的蒙太奇方式展开对故事的叙述,过去与现在,爱情与战争,回忆与现实,错落有致,条理分明,并不琐碎,整部影片在两个世界里(即过去的世界与现在的世界)来回穿梭,彼此衔接非常自然,一部长达3个小时的电影却不使人生厌,可见导演奴驾电影语言的功力。
  整部影片的基色是黄色。因为黄色适合水深火热的战争。
  
  压抑、激扬、背叛、真诚,这些似乎矛盾的词汇在影片主人公里如此和谐地并存。
  “英国病人”活在回忆中,通过一本旧书。书成了通往过去的载体。而周围的环境却好象很平静,但是事实证明危险无处不在,如德军撤走后留下的炮弹。
  战争是一个可怕的怪物,它破坏一切、埋葬一切。在战争面前,爱情成了奢侈品。而当爱情来临,爱情又成了背叛——背叛丈夫、背叛朋友、背叛国家。
  于是,这又涉及到一个沉重的词:“道德”。
  在世俗眼中,道德成了评价一切的标准,踏弃道德的行为是不允许的。
  这大概就是本片为什么会被说成“二十世纪末探求人类心灵饥渴的一出道德剧”的缘故吧。
  
  黑暗的岩洞里,心爱的人静静地躺在地上,好象并没死去,而是睡着了。
  英国病人依偎在爱人遗体身边 ,轻轻拥住永在梦中的凯瑟琳。
  洞外,强烈的阳光。英国病人抱着一袭白裙的爱人从洞口走出。悲情音乐。
  这时,爱情已经超越了一切,甚至道德。
  
  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回到了影片开始——男主人公对爱的忆记的盘璇,飞机轰鸣着,漂泊在黄色沙漠上空,晃悠着浮在蓝天。飞机运载着
“英国病人”的爱,然后一声巨大炸响。飞机刹那之间化成一团火球。火球里面燃烧着一个女人凯瑟琳,燃烧着一个名叫奥尔玛希的匈牙利贵族后裔男人。
“还燃烧着太多太密的被无情战争粉碎和焦灼的梦想”。

获9项奥斯卡殊荣影片《英国病人》以倒叙的结构讲述了几个战争时代的不同的爱情故事。

主演
  男女主角拉尔夫·费恩斯和克里斯丁·斯科特·托马斯,将剧中人物丰沛奔放的情感,以及在动荡不安的年代中彼此情欲的纠葛,刻画的入木三分。
  奥马殊的扮演者拉尔夫·费恩斯1962年12月22日出生于英国索福克,因出演《辛德勒的名单》和《英国病人》等名片而跃升国际明星。这位英国演员略带忧郁的神情混合了极度精致与脆弱的情感,被媒体形容为“容易受伤的男人”。拉尔夫除了英国式的古典相貌,还具有机智的幽默感。1982年,拉尔夫凭借《哈姆雷特》中的一段独白考取著名的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从1985年开始在戏剧演员梦想的殿堂——英国国家大剧院登台演出,并且在莎翁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和《仲夏夜之梦》中担任男主角,后来顺利进入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成为引人注目的戏剧新星。他在《英国病人》中饰演满怀浪漫激情的匈牙利伯爵,影片获得巨大成功,拉尔夫对男主角的生动刻画也为他本人首次赢得了“金球奖”和“奥斯卡奖”的“最佳男主角”奖提名,进一步奠定了他在电影圈的地位。
  扮演嘉芙莲的克里斯丁·斯科特·托马斯是位充满激情的优秀英国演员,她具有优雅高贵的气质,妩媚的笑容。曾主演《苦月亮》、《天使与昆虫》、《无法完成的使命》、《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等影片。汉娜的扮演者朱丽叶·比诺什是欧洲著名影星,她主演的《蓝色》等影片深入人心。

二战期间,一架英国飞机在飞越撒哈拉沙漠时被德军击落,飞机上的机师全身严重烧伤,当地的人将他救活后送往了盟军战地医院。由于受伤,这个机师丧失了记忆,不能想起自己是谁,因此只被叫做“英国病人”。
法国和加拿大血统的汉娜是战地医院的一名护士,战争使她失去了男友麦根,在伤员转移途中由于误入雷区,又失去了最好的朋友珍,于是善良的汉娜决定独自留下来照顾这个“英国病人”。
这是意大利托斯卡纳的一个废弃的修道院,远离战争的喧嚣,显得宁静而闲逸,“英国病人“静静的躺在房间的木床上,窗头的一本旧书渐渐唤起了他的思绪……
匈牙利籍的历史学者拉兹罗·德·艾马殊伯爵跟随探险家马铎深入撒哈拉沙漠进行考察,在那里,他结识了“皇家地理学会”推荐来帮助绘制地图的“飞机师”杰佛和他美丽的妻子凯瑟琳·嘉芙莲。嘉芙莲的风韵和才情深深地吸引了艾马殊,并对她产生了无法抗拒的爱慕之情。杰佛由于回开罗筹集资金,留下嘉芙莲和考察队一同进行考察,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共同发现了沙漠深处的绘有原始绘画的洞穴,同时,嘉芙莲对机警、智慧、幽默的艾马殊也产生了好感。
终于,嘉芙莲倒入了艾马殊的怀抱,不尽的温存使艾马殊深陷情网而不能自拔。然而,身为有夫之妇的嘉芙莲深知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爱情,尽管她深爱艾马殊,但她无法逾越道德的屏障,最终,她决定与艾马殊分手,这深深地伤害了艾马殊。
英国对德宣战,马铎也要回国了,留下艾马殊在沙漠继续他在原始人山洞的考察。已经察觉的杰佛一直保持着着绝对的沉默,当他驾驶飞机来接艾马殊时,伤心的杰佛欲驾机撞向艾马殊……杰佛当场死去,同机的嘉芙莲也受了重伤,艾马殊抱起嘉芙莲将她送往山洞,嘉芙莲此时向艾马殊道出了自己一直都在深爱着他。
艾马殊要挽救嘉芙莲,必须步行走出沙漠求救。他将嘉芙莲安置在山洞里,对他许诺一定会回来救她。然而,当走出沙漠的艾马殊焦急地向盟军驻地的士兵求救时,却因为他的态度和名字被当作德国人抓了起来,并送上了押往欧洲的战俘车。
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心挂嘉芙莲的艾马殊焦急万分。他终于找机会逃了出来,此时,对他来说,没有比救嘉芙莲更重要的事了,情急之中,他用马铎绘制的非洲地图换取了德国人的帮助,用德国人给的汽油驾驶着马铎离开时留下的英国飞机返回山洞。他没有违背诺言,可是,时间已过去太多,嘉芙莲已在寒冷中永远地离开了他……
在照顾“英国病人”的日子里,汉娜结识了印度籍的拆弹手基普,并产生了爱情,在战争的阴影下,他们的爱情显得谨慎而克制。就在此时,战争结束了,然而,死亡并没有结束,身为拆弹手的基普,注定还要无数次地面对死亡。
由于艾马殊将地图交给了德军,使德军长驱直入开罗城,直捣盟军总部。马铎得知后深感愧对祖国,饮弹自杀。为盟军效力的间谍“会友”被切去了手指,使他对艾马殊充满憎恨,他通过打听找到这座修道院,想复仇杀死艾马殊,可当他听了艾马殊的故事后,却又无从下手。
艾马殊决定了结自己的生命,将全部的吗啡推到汉娜面前,请她帮助自己死去以追寻早已逝去的爱人。汉娜深深地理解他,协助他离开了这个世界,追随他的爱人去了。
汉娜也要离开修道院了,她怀抱着艾马殊留下的那本旧书,回望绿荫影中的修道院,在阳光的照耀下去追寻未来。
以上情节摘自百度百科。
美丽的嘉芙莲深深地迷恋着自己的”病”。她的丈夫是优秀的飞行员和测绘师,阳光帅气深爱自己的妻子,而她却不能自拔地爱上了艾马殊——寡言少语、博学多才的历史考古学家。她得的是女人常见的病,对优秀的男人没有抵抗力的病,是一种爱情的“病”,伤害着自己也伤害着别人,但是,这种痛苦所带来的内心的愉悦,却绝非简单的开心所能比的。她缠绵着,矛盾着,幸福着,悲伤着,复杂的情绪复杂的感受恰恰就是这种“病”带给人的享受。
深沉的艾马殊不想得“病”。他和嘉芙莲缠绵时,嘉芙莲问他:你最不喜欢的事情是什么?他说:我最不喜欢的是,被别人占有和占有别人。所以,他是一个独立的、有思想的男人,一个不想被把控的男人。即使他对迷人的嘉芙莲也不愿意释放自己的爱情,他自私地占有嘉芙莲,不管嘉芙莲是个有家室的女人,他迷恋她的身体,但是触及灵魂时就悄悄地退开。一次次地欢爱后,他狠狠地对嘉芙莲说:你还不能让我魂牵梦系!嘉芙莲站立片刻,回身幽幽地一句:你会的。这里已经为嘉芙莲的死亡命运埋下了伏笔,当艾马殊回到山洞,看到已经死去的嘉芙莲,从这一刻,他对嘉芙莲的魂牵梦系始终伴随他,直到他生命终结。所以,他也得了一种“病”,一种畏惧相守,却难舍离别的“病”。
热情的汉娜是一名军中护士,和她相爱相知的人都一一死去了。她不知辛苦地照顾毁容后的艾马殊,就是因为艾马殊和她一样,喜欢回忆过去,忧伤的过去。在照顾艾马殊的同时,她爱上了和她不同肤色,不同种族,做着非常危险的除雷工作的印度人基普,基普注定要一次次面对死亡,这又把汉娜拉回到了她的命运之中。战争结束,死亡并没有结束,基普最终离开汉娜,去独自面对死亡的威胁。汉娜得的是一种她也没办法控制的“病”,一种在回忆中疗伤的“病”,也是能让自己更加坚强的“病”。
嘉芙莲的丈夫杰夫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妻子,迷恋她的美貌和才华,从不怀疑她对自己的爱情,所以当他发现妻子背叛自己时,他默默地忍受,忍受积郁成愤怒,最终驾驶飞机载着自己的妻子撞向艾马殊,导致自己和妻子的死亡。他的“病”很严重,无处表达、无法宣泄,又不愿转身离去,直接冲向死亡。
印度拆弹手基普深深地知道自己的命运,就是在死亡边缘徘徊,所以,他轻易不会敞开自己的心灵接受任何的爱情,不愿意让爱人担惊受怕深陷痛苦。但是,面对热情纯真的汉娜,他像冰一样的心融化了。战争结束,本以为可以和相爱的人相守,却发现死亡并没有结束,最终,基普离开了汉娜,踏上了继续拆弹的道路。基普,是一名军人,一名军人就应该有这样的“病”,敢于毅然离开的“病”,为了更大更广博的爱,拿得起放得下。
每个人都有一种“病”,战争中的人更是如此,如果能像片中所说:我们如果都是一家人,每个人的嘴里都有对方的气息,该多好!这样的话,“病”会不会痊愈?

配乐
  影片的音乐时刻弥散着沧桑、神秘和浪漫的风貌,仿佛是向人们诉说爱情的无奈和痛楚。音乐在这部影片中可以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28个乐段,75分钟的长度让影片充满音乐的律动。
当年同时获得奥斯卡金像奖、英国演艺学院奖及金球奖三个大奖的最佳配乐。
  为影片《英国病人》担任配乐的是曾以《巴黎野玫瑰》而蜚声世界乐坛的法国著名电影配乐大师盖布瑞·雅德(Gabriel
Yared)。他的音乐一向很讲究气氛,在表现手法上,喜欢采用管乐独奏加之行云流水般的弦乐配合来体现孤独之美。《英国病人》的配乐风格划分为具有复古气息的巴洛克音乐和展现北非风土人情的阿拉伯音乐两大类,这样的安排正符合导演的意愿。另外一处精彩之笔便是传统匈牙利民谣的选用。同时还安排了不少富有时代特征的既成音乐的歌曲,其中包括老牌爵士乐艺人
Ella Fizgerald、Benny Goodman、Fred Astaire 以及 The Shepherd”s Hotel
爵士乐团深情演绎的插曲。

◎花  絮
·起初影片由二十世纪福克斯投资,但是制片人与福克斯之间对于选角问题一直争论不休,福克斯认为应该找比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更出名的女演员来出演凯瑟琳一角。黛咪摩尔也在争取这个角色。后来福克斯撤资。就在摄制组人员还在意大利等待影片是否能开拍的消息时,米拉麦克斯投资了这部影片。
·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给导演明格拉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就是你电影中的K(凯瑟琳)。”之后她得到了这个角色。
·制片人Saul
Zaentz自己投资了600万美元,作为回报,他得到了剪辑影片最终版本的权力。

◎精彩对白 Betrayals in war are childlike compared with our betrayals
during peace. New lovers are nervous and tender, but smash
everything-for the heart is an organ of fire.   
战火硝烟中的背叛与我们在太平盛世中的背叛相较而言,就天真单纯得多了!初恋的人们心存紧张并满怀柔情,但却可以抵御一切——只因为心如烈火。
My darlingI’m waiting for you. How long is a day in the dark? Or a week?
The fire is gone now and I’m horrible cold. I really ought to drag
myself outsidebut then there’d be the sun. I’m afraid I waste the light
on the paintings and on writing these words. We die. We die rich with
lovers and tribestastes we have swallowedbodies we have entered and swum
up like rivers. Fears we’ve hidden inlike this wretched cave. I want all
this marked on my body. We’ve the real countries. Not the boundaries
draw on mapsthe names of powerful men. I know you’ll come and carry me
out into the palace of winds. That’s all I’ve wantedto walk in such a
place with youwith friends. An Earth without maps. The lamp’s gone out
and I’m writing in the darkness.
亲爱的,我在等着你。黑暗中的一天有多长呢,或者,黑暗中的一个礼拜呢?这会儿火已经熄了,我冷得要命。我真应该把我自己拽到外面去,不过,也得外面有有太阳才行。恐怕我现在是在浪费那亮光绘图,浪费那亮光写这些东西。我们会死。但我们死的好富有。我们拥有着自己的爱人和部类;拥有我们曾经吞咽过的美味;拥有我们进入的身躯,我们在其中就像在河里游啊游。我们把恐惧埋藏在这里面,像这个凄凉的洞穴。我要把所有的这一切,都铭刻在我的身躯上。我们会有着真正的国度,可不是地图上勾画的边界,或者强权者的名字所代表的那种。我知道你会回来,把我带出去,带我走进风的宫殿。在这样的地方和你,和朋友们一起漫步,那就是我所想要的一切了。一个没有地图的地球。灯光也熄灭了,我现在是在黑暗中书写。

◎穿帮镜头
·一名英国军官头戴森德兰足球俱乐部的头巾,上面的标志是1970年之后才开始使用的。
·当一个埃及工人的头碰到了洞穴上方的岩壁时,岩石伸缩了一下。
·当Almasy和Madox一边讨论临近的战争,一边穿过市场时,摄影机的影子清晰地出现在地面上。

相关文章